解放军两栖侦察兵生吃蛇胆 掐头捏尾下口(图)

2019-10-25 19:48 来源:未知

2014年10月25日,三亚警备区某连队官兵在营区外道路两侧列队,当7名年近花甲的老人走进队列中间,官兵们报以热烈的掌声。这7名老人都是退伍老兵,都曾在此连队服役。

图片 1 战士生吃蛇胆

这个连队诞生于辽沈战役,从林海雪原到天涯海角,历经解放战争中的大小战役。它有一个威武雄壮的名字——“南海蛟龙”。

图片 2 分析“敌情”,部署任务

49年前,解放军驻琼某部9名战士,以大无畏精神战胜水流湍急的天险,写下了横渡琼州海峡的辉煌。如今,曾先后在该部服役的36名老兵根据回忆,将这一荣耀时刻写入连队历史,编撰成册,谓之《南海蛟龙》,送给新一代的中国军人,以期传承铁血军魂。

  近日一组珠海警备区某船运大队的两栖侦察队训练照曝光,侦察兵们丛林侦察、武装泅渡、生吃蛇胆。

敢为人先

  “陆上拔枪5秒内能击敌,海上能背20斤泅渡3公里”,“两栖侦察兵”是他们的称谓,“当兵要当侦察兵”是他们从军的信条。在枪林弹雨中快速通过蚂蚁窝、沼泽地,在波涛暗涌中负重泅渡3公里;“头靶打眉心、胸靶打心窝”,海底也能对移动目标“10发10中”;野外生存,“魔鬼”训练,1斤米2两盐1壶水在陌生荒岛“捱”2天……他们不是美国大片里面的英雄特工、未来战士,他们是珠海警备区某船运大队两栖侦察队的尖兵。

试水武装泅渡

  该两栖侦察队长期瞄准实战,打造特种尖兵,被誉为“陆地猛虎、海上蛟龙”,是一支守卫祖国南疆门户的拳头部队。他们的驻地是一个不足18平方公里的海岛,通过一座大桥和陆地相连,处在穗港澳“金三角”的中心,是进出伶仃洋的必经之路、南海海上交通和军事战略要地。作为该船运大队特有的兵种之一,两栖侦察队担任着水上作战保障、近海侦察警戒、海防巡逻执勤、交通运输等保障任务。

钟振国,该连老兵之一,1969年入伍,直至1987年退伍转业,他将最美好的年华灌注在南海之滨。他也是此书的主要编写人员之一,7年前,他率先做起了连史的编撰。

49年前的9名战士,此时或已辞世、或失联,幸遇钟振国综合此前众位老兵口述,与记者谈起了波澜壮阔背后的花絮。

“1964年,全军举行大比武,海南军区获得武装泅渡第一名,载誉而归,而在比武中受挫的兄弟部队重整旗鼓,誓要再与我们一争高下,并传闻准备试渡琼州海峡。”钟振国说,“这一消息引起了当时军区领导的重视,他们感到,在未来的反侵略战争中,若海峡被封锁,及时将情报送出将会是一项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琼州海峡两岸之间的最近距离为32公里,海峡中间为一条狭窄的海沟,水流湍急,流速最高时达到每秒2至4米,自古以来被视为天险。

“据传解放海南岛时,琼崖纵队交通员曾靠几个椰子做漂浮工具顺水飘过海峡,将情报送至大军手中。”钟振国告诉记者,那一次,军区领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在无泅渡工具的情况下,靠人力打通海南与大陆间的联系。

是年十月,海南军区所属各侦察分队抽调了数十名侦察员汇集海口,准备试渡琼州海峡。

未雨绸缪

天堑两度阻挠

记者在钟振国的帮助下,终于与当年的9名泅渡战士之一的黄克光取得了联系。在记者说明情况后,电话那端传来了苍劲有力的声音。

“在1965年9月29日之前,我们已进行过两次武装泅渡,都没成功。1964年12月的一天,由驻海南4个部队的侦察连组成近百人的横渡大军,集结在白沙门,迎着浪头冲进海里。但是大多数人都被巨浪拍回岸边。”黄克光回忆说,当时他的水性还不是很好,经一番风吹浪打,海水都喝饱了,被抬回去吐了一大盆。

时隔一年后的1965年8月,榆林要塞区某部挑选出最优秀的二十多名侦察员赶赴海口,经过数天准备,入水点选在澄迈角。战士们全身涂上了凡士林以增强保暖,手脚皮肤裸露处搽上蓝汞水以防鲨鱼,水壶里灌上绿豆汤掺杂茅台酒,怀揣一个水煮蛋。

清晨6时,侦察兵入水面,几艘运输艇在外围保护。经过6个钟头,诸人已游过海峡的三分之二,对岸已清晰可见。大家决定暂停前进,先进食补充体力。熟料,由于他们处在海峡深沟边缘,在退潮激流的冲击下,被拉回了中间线。

时间渐渐逝去,渡海战士们此刻已是精疲力竭。下午6时,眼见暮色降临,武装泅渡只得作罢。

九龙过海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解放军两栖侦察兵生吃蛇胆 掐头捏尾下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