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源以 变易 为主轴的今文经学思想

2019-10-08 12:57 来源:未知

时间:2007-3-9 17:11:34 来源:不详

经学在时代不断变化更迭发展中始终处于不可动摇的稳定地位,是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时期开始起步的。

一八一四年,魏源随父入京,在京他从常州学派的刘逢禄学“公羊春秋”,从此治经主今文经学。满清一代学术的变迁,梁启超说,一言以蔽之,“以复古为解放”。周予同认为“清儒复古,其解放是消极的自然结果,积极的目的在于‘求真’。”(注:《周予同经学史论着选集·经学历史》上海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六年。)

此后,在经学的发展过程中曾出现过今文经学和古文经学两种不同角度下的经学研究,但东汉的发展时期今文经学研究逐渐走向衰败,几乎销声匿迹,于是古文经学便以得天独厚的优势长期受到朝廷以及学士的关注,成为以后经学研究中不可回避的重要环节。

清代今文经学复兴的出发点是《春秋公羊传》,以庄存与、刘逢禄为代表的常州学派继承今文经学“微言大义”的传统,发挥了自董仲舒所提出的“琴瑟不调,甚者必解而更张之,乃可鼓也。为政而不行,甚者必变而更化之,乃可理也。当更张而不更张,虽有良工不能善调也;当更化而不更化,虽有大贤不能善治也”(注:《汉书·董仲舒传》。)这一思想主张,他们从通经的角度出发,议论时事,干预时政,推动了今文经学的发展。把“公羊学”变为批判现实社会弊端、改良社会,使之成为“经世致用”的思想武器者,首推龚自珍和魏源。

然而,到了清王朝发展的时期,今文经学却再一次出现于儒家经学研究领域中,并于短时间内在经学研究中站稳了脚跟,清朝儒士们对今文经学的研究重视程度远超过古文经学研究。

“魏源……喜言经世,后来不遇,转而治经。……从魏书出而《诗》、《书》始复于西汉……对于今文学的复兴,不能说没有功绩。”(注:《周予同经学史论着选集·经学历史》上海人民出版社一九九六年。)今文经学有所谓“三统说”,这是魏源“变易”思想的主要来源,魏源今文经学的主要特征是“变易”。魏源颂扬“三统”,是想利用“三统”的变易学说作为*改革的理论依据。他认为:“史家正统之例,实《春秋》通三统之义”。他说:

与此同时,在新的研究视角下,有甚者更是大胆公然宣称古文经学的研究对象极有可能为伪造书籍,并深度揭示古文经学研究领域内存在的大量问题所在。

太史公作《五帝本纪》,列黄帝、颛顼、高辛、尧、舜,而不数少昊氏。斯义也,本之董生论三统,孔子论五帝德,《国语》柳下惠论祀典。盖少昊氏之衰,九黎乱德,颛顼修之

因此,纵观经学整体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古文经学之所以能够迅速被今文经学取代,这与经学学术研究的发展需要存在莫大的联系,是经学发展必然的趋势。

[1][2][3][4][5][6][7][8][9][10] ... 下一页 >>

宋代和清朝前期经文经学研究岌岌可危的处境

明代的学术思想领域中宋学占统治地位,前期理学提倡自由研究本是学术界一大进步发展,但后来其内容日渐僵化,并大量空谈明心见性,所宣扬的理论多为不务实际的内容。

从而直接威逼清朝经学研究状况,乾嘉汉学以宗奉汉代古文经学为治学宗旨,在治学范围上以经学为核心,旁及文字、音韵、训诂、辨伪、校勘等,同时注重求实的考据之学,讲究无一字无来历。

此时的古文经学研究由乾隆至嘉庆而极盛,其成就和学术文化的贡献是空前的。但也存在着缺点,最常见的弊病,是失之烦琐。

方东树对此现象曾在《汉学商兑》中言及:“汉学诸人,言言有据,字字有考。只向纸上与古人争训沽、形声、传注驳杂,吸据群籍。佐证数百千条。反之身己心行,推之民人家国,了无益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魏源以 变易 为主轴的今文经学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