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亡国之君李煜:“三寸金莲”从何而来?

2019-09-03 13:24 来源:未知

嘉宾:李煜见窅娘为他这样付出,马上叫人用黄金打造六尺高的一个金莲花,然后就叫窅娘在上面跳舞。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像李煜这样的情种才能干出来。

古玩夜话目录

主持人:所以面对这样一个情种、情痴,很多宫中女子都愿意去为他付出。当年李煜宫中有一个鲜丽、多姿、能歌善舞的窅娘,为了亲近龙颜,竟用一种自虐的方式获得了李煜的宠幸。

第十章 步金莲(下)

窅娘过的很平静,她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她每日起舞,看着李煜与小周后相濡以沫,心中一片宁静。很多人都说小周后是一个喜欢享受的女子,以前的宫廷之中,确实可以看得出来。可是,她同样也是一个深情的女子,因为她来这里陪着自己的亡国夫君,过着粗茶淡饭的生活,但是却也怡然自乐,没有丝毫难过与留恋。窅娘甘为女婢,跳舞之余便侍奉在侧,看他们像以前一样品书论史,谈古说今,似乎有了她,他便忘却了伤痛。
  
可是,日子终究不会一直平静下去。
  
太祖驾崩,太宗继位,李煜从违命候变成了陇西公,是年元宵节,陇西公夫人参加宫中宴会,却迟迟没有回来。
  
窅娘记得那天,一向温文尔雅的男人像是疯了一般,在房中如同困兽一样,想要冲向皇宫,却又不得不放弃。她低声安慰着,只说可能皇后留夫人说话,但是心中清明一片。小周后的美貌天下皆知,此次入宫,就是落入虎口,可是,他们不得不屈服,不得不用一丝希望安慰着自己。
  
“对,皇后肯定喜爱她,才留在宫中,不用急,不用急。”他喃喃自语,眼神中满是绝望。
  
整整半个月,小周后没有回来。窅娘看着男子以可以看到的速度消瘦了下来,他什么也不坐,就枯坐在房中,直直地看着门口,稍有动静就会跳起来奔向外面院中,然后再失魂落魄的回来。窅娘不再起舞,因为他眼中,什么都看不到了。
  
终于,一顶小轿,女主人终于回来了,她面色憔悴,一头精心保养的青丝胡乱绾起,如同枯枝一般,眼神没有生气,甚至没有人的搀扶便无法行走,身上更是青紫一片,让人不忍直视。
  
没有人开口问,虽然大家心中皆知。窅娘迅速开始为她整理收拾,她如同玩偶一般,任人摆弄,没有丝毫反抗。但是,当李煜进来,她却破口大骂,将他赶出门去。然后用尽力气推开窅娘,一头扎在床上崩溃大哭……哭到没有力气,她便重新变成了没有生命力的木偶……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天,当小周后终于平静下来,她抚着夫君的脸颊,只说了一句:“只要你活着便好。”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一切终是不同了。
  
皇帝又一次派人招陇西公夫人入宫伴驾,窅娘看着夫妻二人惊慌失措的表情,自请陪同。她想,似乎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这一次,她用尽了全身力气来装扮,一双本就顾盼生姿的双眼在妆容之下,更是美不胜收。她与被前段时间的噩梦折磨得苍白憔悴的小周后站在一起,被衬托地天姿国色。李煜夫妻似乎看出来她要做什么,她轻笑:“奴婢乃舞女,本就是玩意儿,任谁赏玩皆无不同。”
  
入宫之后,皇帝果然一眼便看到了这个绝色女子,问她是谁的时候,她嫣然一笑,用带有骄傲的语气答道:“妾乃陇西公舞姬,陇西公来汴京之时不舍将妾留下,一并带来。”并且用一种不屑的眼光看了一眼小周后。
  
皇帝后宫女子甚多,立刻感觉到这个女子应当是李煜的宠妾,否则不会来汴京也要一并带来。他虽然喜爱美貌女子,但是强行逼迫小周后,一大半的原因是为了让李煜难堪。而现在看来,似乎这个舞姬,才是李煜的心头肉,而且更加年轻貌美。
  
因着政务繁忙,此次入宫并未持久,不过做了片刻便出宫离去。但是作用是巨大的,因为皇帝再次派人过来的时候,点名让窅娘陪夫人一同前往……

再后来,便是窅娘独自入宫……
  
窅娘成了皇帝的新宠,对这件事情,李煜自然是难过的,时时怀念着那个莲花般的女子,但是,在内心深处,却又有着一丝庆幸,幸而有她,否则自己心爱的妻子又当如何自处呢。
  
窅娘静静地讲述着这个故事,我有些惊讶,原来竟是如此么?可是……
  
“相传,你是七月初七自尽,难道是假的?”
  
“是真的,不过,真相却并不尽然是传说的那样。”窅娘依旧波澜不惊,继续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时间飞逝,窅娘重新成为了宫廷舞娘,不过,太宗时常让她回到陇西公府,原因无他,依旧是想要羞辱李煜。他认为,仅仅自己将李煜的女人占为己有还不够,还要让这个女子时常出现在李煜身边,然后一次次被自己带走,这样的折磨对于李煜才是打击,而他也才会感到满足。
  
窅娘每次入宫,都会穿着华美的舞衣,在皇帝面前翩翩起舞,不过,她再没有跳过采莲舞。
  
她又一次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无喜无悲地过着自己的日子。在李煜面前,她低眉敛目,不露出任何情感;在皇帝面前,她笑容明媚,极尽讨好,将自己的趋炎附势发挥到了极致。虽然每每到了午夜,她都会将自己的倒装壶抱在怀中,瞪大眼睛看着房梁,久久无法入睡。
  
平静的日子总是会被打破,那是窅娘第一次在皇帝面前失态,她盯着那个药包,眼中一片惊愕。而皇帝则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你真当我是好哄的?你和那个女人在我这里低声下气的原因,怕是一样的吧……”
  
“奴婢不知陛下之意。”
  
“若你真的一心为朕,那就应当开开心心地接过这包药,然后放入陇西公的酒中。到时候,你就不再是一个舞姬,我这后宫之中,定有一主位留与你。”
  
“窅娘一介弱女子,这要人命的事情,实在是……”她掩盖了眼中的情绪,整个人似乎是因为怕才颤抖。
  
“你需要做的,不过是将这个纸包中的东西放进酒里,然后让李煜喝下去。我和你直说了吧,李煜的命,我是要定了,而且,我要让他最喜爱的女子,亲自要了他的性命。你可以犹豫,不过是时间早晚的关系。你为什么来这里,我心中很清楚,可那又怎么样?你的目的终究无法实现。”皇帝哈哈大笑。
  
窅娘跪在地上,心中发冷,她盯着那个药包,用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将眼泪流出来。
  
皇帝背对着她,突然说了一句:“朕,要看采莲舞。”
  
闭上了眼睛,窅娘深深地吸了口气,心中明白,皇帝早已洞悉她的目的,并推测出了她的情感。
  
“你若不同意,陇西公的好日子,可就要彻底到头了。我可以不要他的命,但我可以让他一辈子生不如死。”
  
“奴婢可以跳采莲舞,也可以答应陛下的要求。但,奴婢也有要求。”
  
“哦?说来听听。”
  
“奴婢跳采莲舞,定要在六尺金莲台上,而且,奴婢要在七月初七跳舞,舞毕,便携药回府。”窅娘说道。
  
“你果然是痴心一片,七月初七?你是想让他死于自己的生辰?”
  
“好歹,算是多活了一岁。”
  
“哈哈哈哈,好,朕答应了。”
  
皇帝走后,窅娘手握药包,跪坐在地板上迟迟没有起身。果然,自己没有真正平静地日子可以过呢。她从一开始,就只是将自己隔离在了李煜的生活之外,把自己定位成一个看客,静静地看着他,守着他,偶尔取悦他。以为这样便可以静静地老去,无喜亦无悲。可未曾想,老天竟然不愿意让她做一个安静的旁边者,一心将她推向故事的最高潮。既然如此,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做一场真正轰轰烈烈地谢幕表演呢?

太平兴国二年七月初七日,远从金陵运来的六尺金莲台竖立在了莲池旁边,静静地等待着它的女主人……

窅娘一身金色的舞衣,登上莲台,却未正面对着皇帝的御座,轻盈地旋转几圈之后,斜着身子拜倒在地:“奴婢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的,她面对的,是东南方向,也就是李煜所住的院落方向。而口中所说的,是当年第一次入宫,还未得赐名时与李煜第一次见面时所说的话。

她金色的舞衣,金色的花冠,金色的妆容使得自己,与金灿灿的莲花台融为一体,在漆黑的夜中,甚是耀眼。

重光呵,这是最后一次为你献舞了,今日是你的生辰,一支金莲舞,便作为祝寿礼吧!帝王无情,窅娘无法祝你岁岁有今朝了,唯盼望你余下的生命可以在安宁中度过。
  
舞至最后,窅娘咬破了藏在舌下的药包……
  
眩晕之中,她愈舞愈快,愈舞愈快,逐渐从莲台中心向着边缘旋转过去……
  
然后,拼着最后一丝清醒,她抱着用丝绦系在广袖之中的那个倒装壶,纵身跃入了莲池之中。她不愿害了他,也不忍看着他受苦,可是她除了跳舞,别无他长,不如先他一步而去,等在黄泉路上,再最后看他一眼。
  
但是,最终她仍是没有等到,看到。
  
倒装壶并没有碎,带着窅娘的灵魂在莲池底沉睡了千百年,直至现在。
  
我看着眼前的窅娘,不知该说些什么。其实,在我听到的故事当中,她的并不出彩。但是,我莫名其妙地却被带入了她讲的情景之中。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在感情中充当一个看客,是最悲情的事情。就如同在一首歌中唱的那样:“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她为了李煜而生,为了李煜而死,但是至死,也没有得到他的感情。在他的心中,她依旧只是个优秀的舞女。
  
不过,我想,在失去窅娘的那一年,午夜梦回,他定然会忆起那金灿灿的六尺金莲台,还有那个傻傻地把脚缠成新月,哪怕每一步都如同在刀尖上起舞,却依然对他露出明媚笑容的女子。

嘉宾:你想他在宫中是皇帝,他要倡导某种东西,必然这种东西就会成为宫中的一种主流。

下一章

在李煜身边众多才艺双全的女子当中,有一位是必须要提的,那就是李煜的妻子周娥皇,史称大周后。为什么宫中那么多的女子,他独独宠爱大周后呢?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古玩夜话目录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 1

主持人:据说有一天晚宴上,这窅娘独特的舞姿就吸引了李煜的注意,当即就让窅娘坐下来,拿起她的小脚,含着泪在那儿欣赏,然后命名她这个小脚为“三寸金莲”。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亡国之君李煜:“三寸金莲”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