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阀张宗昌有几个老婆 张宗昌为什么喜爱“【

2019-07-09 12:40 来源:未知

张宗昌,字效坤,绰号“狗肉将军”、“混世魔王”、“三不知将军”、“五毒大将军”、“张三多”等.张宗昌1881年出生,清 二十五年赴东北谋生,这期间他打过零工,扛过长活,给老财家放过牧,后流落到海参崴。辛亥武昌起义后,亲率百余人投山东民军都督胡瑛,随至上海,任光复军骑兵独立团团长. 张宗昌,今子女何在?张宗昌长大后,家里人给他订订了一门亲事,姑娘是邻村的贾氏。贾家系贫民出身,与张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不过张、贾二人之间却没有什么感情,亦无一子一女。1916年,张宗昌在南京遇刺时,张本人虽安然无恙,但贾氏却在这事件中遇害。张宗昌正式意义上的大太太是袁书娥,而非贾氏。袁氏是 人,张宗昌闯关东后,在22岁左右与袁氏成婚。袁氏身材相貌出众,身高一米七左右。细高而漂亮。张、袁二人感情极好,张每逢回到家里,首先要与袁热烈拥抱,家里人对这种在今天看来都颇为摩登的行为习以为常,称之为“见面抱三抱”。袁氏一共生有三男三女。长子在三四岁时夭折;次子即后来的长子,叫张济乐,又称伯伟,号孟揖,约生于1914年;老三叫宁乐,号康侯,约生于1917年。三个女儿中,长女春娇,后服毒自杀;次女春亭,她是宁乐的妹妹;老三是春梅,她后来觉得“春梅”这个名字像丫头的名字,于是改为张纯,这已经是小学毕业以后的事了。张宗昌在1932年被刺后,袁氏带着自己亲生的二男二女回到沈阳,住在老桂林街上的一栋三层小楼里,以典当为生,到1944年因病去世。 袁氏晚年心情压抑、苦闷,她一天只嘱一顿饭,整天跑到小楼阳台之上,仰头泣呼:“宗昌啊!你为什么死得这么惨啊!你看看今天我们过的什么日子?”张宗昌的妻妾子女后人今何在?竟好多亿万富翁!纳妻妹为妾。袁氏是张宗昌一生当中最种爱的女人之一,张的性情在这一时期也最为稳定。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改变了张的一生,使他由一个忠于家庭、妻子的丈夫变成了风流成性、四处为家的漂泊者。原来,袁书娥有一个妹妹,叫中娥,她小姐姐3岁,人称“二姑娘”,梳着一条长约过膝的大辫子,长相逊色一些。当中娥出落成为一个大姑娘后,时常到姐姐家里走动。一来二去,中娥就看上了英武魁伟、身高一米八五的张宗昌。中娥乃一不安分的女子,竭力交好于张。张宗昌经受不住中娥的诱惑,二人遂发生了苟且之事。东窗事发之后,姐妹俩反目成仇,书娥不许中娥来家,而中娥则发誓非张不嫁,且7天不食,仅用水瓢盛水喝。4、三姨太到七姨太大约是在1920年前后,张宗昌先后娶了5位女子做姨太太,那就是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六姨太、七姨太。她们当中多为一些 ,嫁给张是为了跳出火海;而张宗昌收之入室,也并非感情作用,而是要显示其富家翁的派头,故纳妾之后并未对她们表露出什么兴趣,反而打入冷宫。这5房姨太太后均无子女,很短的一个时期后就要求下堂。张宗昌尽管心中不情愿,但还是慨然允准。后来,这5位姨太太多另嫁他人,自谋生路,如四姨太雅仙是一个妓女,为人非常风流。她到张家后,深受张宗昌的宠爱。雅仙掠财很多,手头积蓄颇丰。1928年,雅仙下堂。七姨太人称“老七”,乃一妓女、交际花,生性活泼,长得小巧玲珑,人极聪明,对男人很有一套手段。张宗昌与“老七”经常在一起,所送珠宝、首饰很多。1927年左右,七姨太要求离婚,张忍痛答应之后,她嫁给天津国民饭店的老板,白头偕老。5、八姨太安淑义八姨太原来是张家的一个侍女,叫安淑义。提起安淑义,大家并不知晓,但一说安重根,则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安淑义就是安重根的侄女, 国新义州人。由于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事件发生, 人要杀安家满门,迫不得已,安重根的弟媳带着六个女儿、一个儿子连夜逃到 丹东。她们身处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语言又不通,结果,安家的第四个女儿——安淑义就被 卖到张家做了侍女。安淑义为人温柔、贤淑,长相端庄、俊美,身高近一米六。在 中,安氏与相处时特别能忍寡言少语,宽宏大量,任劳任怨,人缘不错。张宗昌纳安氏为妾后的1922年,安氏生有一女,叫张春绥。张宗昌被刺之后,以 等人为首的治丧善后委员会指定安氏到北平西北原石老娘胡同居住,带女儿守节。其生活费用,一开始主要靠治丧善后委会员发给的存在银行里的5000元利息,后来由于战乱频繁,存款本金被银行侵吞,安氏生活无着落,无奈之中只好靠女红维持生计,给洋行绣花以供糊口,有时还糊火柴盒、雕雨伞柄等。尽管生活极其艰辛,安氏仍坚持让女儿上学读书。安氏对人十分和善,尤其是对拉洋车之类的贫苦人家非常之好,如帮人做一些朝鲜式的小棉袄、酸泡菜等,以至于其他姨太太竟说她“贱”。有一件事最能说明她的性格。石老娘胡同当时住着一位姓赵的女人,极其蛮横霸道,人称“母老虎”。一次,她家用来接雨水的小桶丢失,她怀疑是安氏所为,竟当从殴打安氏;而安氏却低头不予还手。恰逢其女儿春绥放学回家,用脚跺赵氏之小脚方得解围。事后才了解到,小桶是被一吸白面者窃走的。1943年3月13日,安氏于贫病交加中弃世而去。6、九姨太富贵儿富贵儿原来是一个杂耍艺人,平日里浪迹街头巷尾,因擅长耍花轱辘棒,有时也在杂技团里献艺。张宗昌有一次观看曲艺,相中了富贵儿,经人撮合,收为九姨太。富贵儿个头不高,长得小巧玲珑,为人十分善良。张宗昌有一阵子很庞爱她,不过他们并没有生育。 张宗昌被刺身之后,治丧善委员会分给富贵儿3000元大洋,定居天津。富贵儿手头有不少的积蓄,因此衣食无忧,平日里也抽抽大烟。后来与一男子同居。这人知道富贵儿有许多首饰,故蓄意压之。富贵儿得知后,便打算与之 。恰在此时,富贵儿巧遇一个30多岁的男子,此人曾上过大学,为人正派善良,二人遂私下交好。此事被第一个同居的男人发觉后,竟丧心病狂地用硝镪水洒向下在吸大烟的富贵儿。匆忙中富贵儿用枕头一挡,保住了双眼及以下脸部正面,但面部侧面仍有大面积烧伤。那男子在报复富贵儿之后,席卷家私一空逃逸。富贵儿被送到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在医院期间,那位大学生始终陪护其身边,还以自己大腿粘的皮肤供移植之用(张家的人都是这么说的)。此后二人相依为命,白头偕老。张宗昌的妻妾子女后人今何在?竟好多亿万富翁!祁氏,河北霸县人,家境贫寒,长大后被卖到北京八大胡同妓院。张宗昌到妓院游乐,恰逢祁氏,祁氏得此良机,极力要求张为之赎身。于是,张便出巨资赎其从良,列为十姨太。祁氏到张家后,于1922年底生下一子,叫张盛乐。张宗昌被刺身亡后,祁氏被治丧善后委员会安排到石老娘胡同,与八姨太安氏一家同住。祁氏聪明过人,很喜欢讲故事,一肚子典故、 讲不完,孩子们都爱围在她身旁静听讲解。后有的孩子喜欢文学即与之有关。平时生活中,祁氏除了留恋一口大烟之外,生活十分俭朴。她爱清洁,室内整洁、明亮,生气盎然。1941年 之夜,日本宪兵闯入她家,将其子张盛乐抓走,盛乐被严型逼疯。祁氏从此忧愤成疾,于1944年病逝。7、十一姨太十一姨太出生在东北一农村富农之家,长相奇丑无比。在她27岁的那年,张宗昌因公务路过她家,其你提出将他的老闺女嫁给张宗昌,张一见就跑,坚决回决。张宗昌回到山东督署后,本以为此事已了,不曾想丑姑娘的父亲嫁女心切,赶着大车三送女儿,连遭拒绝后竟将女儿丢下就走,还声称张与其女同过夜。其实是讹诈,是贪图张家钱财。张宗昌无奈中,只好将其纳为十一姨太,但坚决不与之同房,十一姨太一进张家就独守空房。张宗昌遇刺身亡后,十一姨太拿了治丧善后委员会分给的3000元大洋回了老家东北。十一姨太十分孤僻,性格刁恶,心胸狭隘,张家的人对她颇为厌恶。8、十二姨太到十七姨太十二姨太乃一艺人,是张宗昌在一次游玩时遇上的,后收为十二姨太。十二姨太到张家后,耐不住寂寞,不愿意苦守空房,一两个月后就要下堂,后另嫁他人,结果不得而知。十三姨太和十二姨太差不多,在张家呆的时间更短,不足一月就下堂,另谋出路。十四姨太是妓女,北京人,平时的爱好就是买衣服,好打扮。1931年,十四姨太在铁狮子胡同因患肺结核,不治而死。十五姨太和十二姨太、十三姨太一样,在张家呆的时间很短,不久就下堂另嫁他人。十六姨太是一个唱京剧的武生,为人忠厚老实,张宗昌之母对之十分喜爱,让她随侍左右。十六姨太没有孩子,张宗昌死后,拿着治善后委员会分给的3000元大洋,改嫁给一布贩。后夫出身贫苦,二人勤俭持家,得以善终。十七姨太是一个美女,她嫁给终究宗昌后生一女,名叫春霄。张宗昌死后,十七姨太不愿守节,带着女儿另嫁他人。十八姨太是上海人,大家都称之为“上海太太”。她长相一般,包牙。十八姨太是以带孕之身嫁给张宗昌的,后生有一双胞胎,一男一女,男孩呢东乐,女孩叫春和。张宗昌死后,十八姨太带着子女到上海居住,她从未告知子女其你为张宗昌,也再未与张家其他人来往。张宗昌的部下曾向其献二妓,年方十六岁,张将二人纳为十九姨太和二十姨太。十九姨太叫卢辅义,她可能并未真正被卖到妓院,所以还不能肯定是妓女。卢氏身材细高,相貌娇好。到张家后,于1929年生有一子,名叫昭乐。张宗昌死后,卢氏年方19,故未守节,嫁给了胡氏。胡号叔潜,乃进步人士,其长兄胡子昂是新中国政界副主席兼工商联主席。卢氏再婚后生有二子,其中一子丢失,另一子定居于香港。卢氏在生子后又与胡家闹翻,下落不明。二十姨太长得满脸的青春痘,故不为张宗昌所喜欢,二人未同过房,后不知所终。,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 1张宗昌 军阀张宗昌一生妻妾成群,被冠上民国最荒淫无耻将军之名。据《民国通俗演义》中说,张宗昌的姨太太有50多人,但是,能够说得出来胧去脉的有23人,而被张宗昌糟塌的女人不知多少才是真的。 张宗昌有几个老婆 张宗昌长大后,家里人给他订订了一门亲事,姑娘是邻村的贾氏。贾家系贫民出身,与张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不过张、贾二人之间却没有什么感情,亦无一子一女。1916年,张宗昌在南京遇刺时,张本人虽安然无恙,但贾氏却在这事件中遇害。 张宗昌正式意义上的大太太是袁书娥,而非贾氏。袁氏是沈阳人,张宗昌18岁闯关东,在22岁左右与袁氏成婚。 袁氏是张宗昌一生当中最钟爱的女人之一,张的性情在这一时期也最为稳定。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改变了张的一生,使他由一个忠于家庭、妻子的丈夫变成了风流成性、四海为家的漂泊者。 七房姨太 大约是在1920年前后,张宗昌先后娶了5位女子做姨太太,那就是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六姨太、七姨太。她们当中多为一些妓女,嫁给张是为了跳出火海;而张宗昌收之入室,也并非感情作用,而是要显示其富家翁的派头,故纳妾之后并未对她们表露出什么兴趣,反而打入冷宫。 这5房姨太太均无子女,很短的一个时期后就要求下堂。张宗昌尽管心中不情愿,但还是慨然允准。后来,这5位姨太太多另嫁他人,自谋生路。如四姨太雅仙是一个妓女,为人非常风流,她到张家后,深受张宗昌的宠爱。雅仙掠财很多,手头积蓄颇丰。1928年,雅仙下堂。七姨太人称“老七”,乃一妓女、交际花,生性活泼,长得小巧玲珑,人极聪明,对男人很有一套手段。张宗昌与“老七”经常在一起,所送珠宝、首饰很多。1927年左右,七姨太要求离婚,张忍痛答应之后,她嫁给天津国民饭店的老板,白头偕老。 八姨太淑义 八姨太原来是张家的一个侍女,叫安淑义。提起安淑义,大家并不知晓,但一说安重根,则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安淑义就是安重根的侄女,朝鲜国新义州人。由于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事件发生,日本人要杀安家满门,迫不得已,安重根的弟媳带着六个女儿、一个儿子连夜逃到中国丹东。她们身处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语言又不通,结果,安家的第四个女儿——安淑义就被人贩子卖到张家做了侍女。 安淑义为人温柔、贤淑,长相端庄、俊美,身高近一米六。在生活中,安氏与人相处时特别能忍,寡言少语,宽宏大量,任劳任怨,人缘不错。张宗昌纳安氏为妾后的1922年,安氏生有一女,叫张春绥。 张宗昌被刺身亡之后,以张学良等人为首的治丧善后委员会指定安氏到北平西北原石老娘胡同居住,带女儿守节。其生活费用,一开始主要靠治丧善后委员会发给的存在银行里的5000元利息,后来由于战乱频繁,存款本金被银行侵吞,安氏生活无着落,无奈之中只好靠女红维持生计,给洋行绣花以供糊口,有时还糊火柴盒、雕雨伞柄等。尽管生活极其艰辛,安氏仍坚持让女儿上学读书。 安氏对人十分和善,尤其是对拉洋车之类的贫苦人家非常之好,如帮人做一些朝鲜式的小棉袄、酸泡菜等,以至于其他姨太太竟说她“贱”。有一件事最能说明她的性格。石老娘胡同当时住着一位姓赵的女人,极其蛮横霸道,人称“母老虎”。一次,她家用来接雨水的小桶丢失,她怀疑是安氏所为,竟当众殴打安氏,而安氏却低头不予还手。恰逢其女儿春绥放学回家,用脚跺赵氏之小脚方得解围。事后才了解到,小桶是被一吸白面者窃走的。 1943年3月13日,安氏于贫病交加中弃世而去。 九姨太富贵 富贵儿原来是一个杂耍艺人,平日里浪迹街头巷尾,因擅长耍花轱辘棒,有时也在杂技团里献艺。张宗昌有一次观看曲艺,相中了富贵儿,经人撮合,收为九姨太。 富贵儿个头不高,长得小巧玲珑,为人十分善良。张宗昌有一阵子很宠爱她,不过他们并没有生育。 1932年,张宗昌被刺身之后,治丧善委员会分给富贵儿3000元大洋,定居天津。富贵儿手头有不少的积蓄,因此衣食无忧,平日里也抽抽大烟。后来与一男子同居。这人知道富贵儿有许多首饰,故蓄意压之。富贵儿得知后,便打算与之分手。恰在此时,富贵儿巧遇一个30多岁的男子,此人曾上过大学,为人正派善良,二人遂私下交好。此事被第一个同居的男人发觉后,竟丧心病狂地用硝镪水洒向正在吸大烟的富贵儿。匆忙中富贵儿用枕头一挡,保住了双眼及以下脸部正面,但面部侧面仍有大面积烧伤。那男子在报复富贵儿之后,席卷家私一空后逃逸。 富贵儿被送到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在医院期间,那位大学生始终陪护其身边,还以自己大腿的皮肤供移植之用(张家的人都是这么说的)。此后二人相依为命,白头偕老。 十姨太祁氏 祁氏,河北霸县人,家境贫寒,长大后被卖到北京八大胡同妓院。张宗昌到妓院游乐,恰逢祁氏,祁氏得此良机,极力要求张为之赎身。于是,张便出巨资赎其从良,列为十姨太。 祁氏到张家后,于1922年底生下一子,叫张盛乐。张宗昌被刺身亡后,祁氏被治丧善后委员会安排到石老娘胡同,与八姨太安氏一家同住。 祁氏聪明过人,很喜欢讲故事,一肚子典故、神话讲不完,孩子们都爱围在她身旁静听讲解。后有的孩子喜欢文学即与之有关。平时生活中,祁氏除了留恋大烟之外,生活十分俭朴。她爱清洁,室内整洁、明亮,生气盎然。 1941年除夕之夜,日本宪兵闯入她家,将其子张盛乐抓走,盛乐被严刑逼疯。祁氏从此忧愤成疾,于1944年病逝。 十一姨太 十一姨太出生在东北一农村富农之家,长相奇丑无比。在她27岁的那年,张宗昌因公务路过她家,其父提出将他的老闺女嫁给张宗昌,张一见就跑,坚决回绝。张宗昌回到山东督署后,本以为此事已了,不曾想丑姑娘的父亲嫁女心切,赶着大车三送女儿,连遭拒绝后竟将女儿丢下就走,还声称张与其女同过夜。其实是讹诈,是贪图张家钱财。张宗昌无奈中,只好将其纳为十一姨太,但坚决不与之同房,十一姨太一进张家就独守空房。张宗昌遇刺身亡后,十一姨太拿了治丧善后委员会分给的3000元大洋回了老家东北。十一姨太十分孤僻,性格刁恶,心胸狭隘,张家的人对她颇为厌恶。 十二姨太 十二姨太乃一艺人,是张宗昌在一次游玩时遇上的,后收为十二姨太。十二姨太到张家后,耐不住寂寞,不愿意苦守空房,一两个月后就要下堂,后另嫁他人,结果不得而知。 十三姨太 十三姨太和十二姨太差不多,在张家呆的时间更短,不足一月就下堂,另谋出路。 十四姨太 十四姨太是妓女,北京人,平时的爱好就是买衣服,好打扮。1931年,十四姨太在铁狮子胡同因患肺结核,不治而死。 十五姨太 十五姨太和十二姨太、十三姨太一样,在张家呆的时间很短,不久就下堂另嫁他人。 十六姨太 十六姨太是一个唱京剧的武生,为人忠厚老实,张宗昌之母对之十分喜爱,让她随侍左右。十六姨太没有孩子,张宗昌死后,拿着治善后委员会分给的3000元大洋,改嫁给一布贩。后夫出身贫苦,二人勤俭持家,得以善终。 十七姨太 十七姨太是一个美女,她嫁给张宗昌后生一女,名叫春霄。张宗昌死后,十七姨太不愿守节,带着女儿另嫁他人。 十八姨太 十八姨太是上海人,大家都称之为“上海太太”。她长相一般,包牙。十八姨太是以带孕之身嫁给张宗昌的,后生有一双胞胎,一男一女,男孩呢东乐,女孩叫春和。张宗昌死后,十八姨太带着子女到上海居住,她从未告知子女其父为张宗昌,也再未与张家其他人来往。 十九姨太 张宗昌的部下曾向其献二妓,年方十六岁,张将二人纳为十九姨太和二十姨太。 十九姨太叫卢辅义,她可能并未真正被卖到妓院,所以还不能肯定是妓女。卢氏身材细高,相貌娇好。到张家后,于1929年生有一子,名叫昭乐。张宗昌死后,卢氏年方19,故未守节,嫁给了胡氏。胡号叔潜,乃进步人士,其长兄胡子昂是新中国政界副主席兼工商联主席。卢氏再婚后生有二子,其中一子丢失,另一子定居于香港。卢氏在生子后又与胡家闹翻,下落不明。 二十姨太 二十姨太长得满脸的青春痘,故不为张宗昌所喜欢,二人未同过房,后不知所终。 二十一姨 朱宝霞是一个著名的评剧演员,为人比较善良,她与张宗昌没有孩子,张被刺杀后继续演戏。新凤霞在回忆录中数次提到的朱宝霞,即是此人。 二十二姨太 二十二姨太是日本人,个头比较小,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女人,1931年张宗昌在日本纳之为妾。回到中国旅顺时,二十二姨太因不习惯中国的生活,不足20天就只身回国。 二十三姨太 1931年,张宗昌在一次大宴上遇到一位唱梨花大鼓的女艺人李艳红,遂纳之为二十三姨太。李艳红为人比较善良、安分。她识字,梳着一条又黑又粗、长过膝盖的大辫子,以至于人称“大辫子”。李到张家时,年方20岁左右。 张宗昌姨太太为什么多是“娱乐圈”人? 张宗昌不仅纳朝鲜女人、日本女人为姨太太,而且还对白俄女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有一次,他从流亡的白俄女人中挑选了五个年轻漂亮的带回山东,与他的23个姨太太享受着同等待遇,并且经常带着这五个白俄太太在济南的大街上招摇过市,还竟然对外宣称“俺这也是给俺们中国人长了脸面!”看来,这种话恐怕也只有张宗昌能说出口了。其实,张宗昌如此的品味,就不难看出他喜欢挑娱乐圈中的女人做姨太太的原因了。 张宗昌被山东省政府参议郑继成枪杀后,林语堂曾写了一篇独具讽刺意味有趣的悼念文章:“狗肉将军张宗昌死了……然而狗肉将军的死,却对我特别有意义,因为他是现代中国所有显著的、传奇的、封建的和不顾羞耻的统治者中最显著的、最传奇的、最封建的,而且我必须说,最率直而不顾羞耻的一个。”

张宗昌,字效坤,绰号“狗肉将军”、“混世魔王”、“三不知将军”、“五毒大将军”、“张三多”等.张宗昌1881年出生,清二十五年赴东北谋生,这期间他打过零工,扛过长活,给老财家放过牧,后流落到海参崴。辛亥武昌起义后,亲率百余人投山东民军都督胡瑛,随至上海,任光复军骑兵独立团团长.张宗昌,今子女何在?

1、原配贾氏

张宗昌长大后,家里人给他订订了一门亲事,姑娘是邻村的贾氏。贾家系贫民出身,与张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不过张、贾二人之间却没有什么感情,亦无一子一女。1916年,张宗昌在南京遇刺时,张本人虽安然无恙,但贾氏却在这事件中遇害。

2、大太太袁氏

张宗昌正式意义上的大太太是袁书娥,而非贾氏。袁氏是人,张宗昌闯关东后,在22岁左右与袁氏成婚。

袁氏身材相貌出众,身高一米七左右。细高而漂亮。张、袁二人感情极好,张每逢回到家里,首先要与袁热烈拥抱,家里人对这种在今天看来都颇为摩登的行为习以为常,称之为“见面抱三抱”。

3、张宗昌的妻妾子女后人今何在?竟好多亿万富翁!

袁氏一共生有三男三女。长子在三四岁时夭折;次子即后来的长子,叫张济乐,又称伯伟,号孟揖,约生于1914年;老三叫宁乐,号康侯,约生于1917年。三个女儿中,长女春娇,后服毒自杀;次女春亭,她是宁乐的妹妹;老三是春梅,她后来觉得“春梅”这个名字像丫头的名字,于是改为张纯,这已经是小学毕业以后的事了。

张宗昌在1932年被刺后,袁氏带着自己亲生的二男二女回到沈阳,住在老桂林街上的一栋三层小楼里,以典当为生,到1944年因病去世。 袁氏晚年心情压抑、苦闷,她一天只嘱一顿饭,整天跑到小楼阳台之上,仰头泣呼:“宗昌啊!你为什么死得这么惨啊!你看看今天我们过的什么日子?”

张宗昌的妻妾子女后人今何在?竟好多亿万富翁!纳妻妹为妾。

袁氏是张宗昌一生当中最种爱的女人之一,张的性情在这一时期也最为稳定。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改变了张的一生,使他由一个忠于家庭、妻子的丈夫变成了风流成性、四处为家的漂泊者。

原来,袁书娥有一个妹妹,叫中娥,她小姐姐3岁,人称“二姑娘”,梳着一条长约过膝的大辫子,长相逊色一些。

当中娥出落成为一个大姑娘后,时常到姐姐家里走动。一来二去,中娥就看上了英武魁伟、身高一米八五的张宗昌。中娥乃一不安分的女子,竭力交好于张。张宗昌经受不住中娥的诱惑,二人遂发生了苟且之事。东窗事发之后,姐妹俩反目成仇,书娥不许中娥来家,而中娥则发誓非张不嫁,且7天不食,仅用水瓢盛水喝。

4、三姨太到七姨太

大约是在1920年前后,张宗昌先后娶了5位女子做姨太太,那就是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六姨太、七姨太。她们当中多为一些,嫁给张是为了跳出火海;而张宗昌收之入室,也并非感情作用,而是要显示其富家翁的派头,故纳妾之后并未对她们表露出什么兴趣,反而打入冷宫。

这5房姨太太后均无子女,很短的一个时期后就要求下堂。张宗昌尽管心中不情愿,但还是慨然允准。后来,这5位姨太太多另嫁他人,自谋生路,如四姨太雅仙是一个妓女,为人非常风流。她到张家后,深受张宗昌的宠爱。雅仙掠财很多,手头积蓄颇丰。1928年,雅仙下堂。七姨太人称“老七”,乃一妓女、交际花,生性活泼,长得小巧玲珑,人极聪明,对男人很有一套手段。张宗昌与“老七”经常在一起,所送珠宝、首饰很多。1927年左右,七姨太要求离婚,张忍痛答应之后,她嫁给天津国民饭店的老板,白头偕老。5、八姨太安淑义

八姨太原来是张家的一个侍女,叫安淑义。提起安淑义,大家并不知晓,但一说安重根,则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安淑义就是安重根的侄女,国新义州人。由于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事件发生,人要杀安家满门,迫不得已,安重根的弟媳带着六个女儿、一个儿子连夜逃到丹东。她们身处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语言又不通,结果,安家的第四个女儿——安淑义就被卖到张家做了侍女。

安淑义为人温柔、贤淑,长相端庄、俊美,身高近一米六。在中,安氏与相处时特别能忍寡言少语,宽宏大量,任劳任怨,人缘不错。张宗昌纳安氏为妾后的1922年,安氏生有一女,叫张春绥。

张宗昌被刺之后,以等人为首的治丧善后委员会指定安氏到北平西北原石老娘胡同居住,带女儿守节。其生活费用,一开始主要靠治丧善后委会员发给的存在银行里的5000元利息,后来由于战乱频繁,存款本金被银行侵吞,安氏生活无着落,无奈之中只好靠女红维持生计,给洋行绣花以供糊口,有时还糊火柴盒、雕雨伞柄等。尽管生活极其艰辛,安氏仍坚持让女儿上学读书。

安氏对人十分和善,尤其是对拉洋车之类的贫苦人家非常之好,如帮人做一些朝鲜式的小棉袄、酸泡菜等,以至于其他姨太太竟说她“贱”。有一件事最能说明她的性格。石老娘胡同当时住着一位姓赵的女人,极其蛮横霸道,人称“母老虎”。一次,她家用来接雨水的小桶丢失,她怀疑是安氏所为,竟当从殴打安氏;而安氏却低头不予还手。恰逢其女儿春绥放学回家,用脚跺赵氏之小脚方得解围。事后才了解到,小桶是被一吸白面者窃走的。

1943年3月13日,安氏于贫病交加中弃世而去。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军阀张宗昌有几个老婆 张宗昌为什么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