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翻译家汝龙的后半生

2019-06-02 12:20 来源:未知

系统翻译俄国文学

日本平安时期的随笔集经典《枕草子》中“四时的情趣”中文版经典段落,一直备受散文爱好者的钟爱。他的译者正是大散文家周作人。熟悉文学的人都知晓周作人的散文造诣,但他同时又是位称得上是大翻译家的散文家。周作人精通古希腊文、日文、英文等多种外文,追求直译的风格,加上自己长年写散文,译作能自如地传达原着的韵味,同时创造出质朴典雅的风格。

1966年文革,大字报贴到我们的大门上,说我们是房产主,必须把房子交公。我们就把房契交给房管局。我们为了躲避挨斗,主动把所存稿费全部交人民文学出版社,把家中书籍、衣物、家具等全都交给派出所。汝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外人员,没有工资,全靠稿费生活。随后几年我们每月从出版社领取一百元生活费,实际上是从我们上交的稿费中取出的。汝龙通过再三思考,认定自己没走错路,就继续译书。

据统计,鲁迅共译过14个国家近百位作家200多种作品,早在日本留学期间,鲁迅就注意到了俄国文学。他说:“俄国文学是我们的导师和朋友。因为从那里,能看见被压迫者的灵魂,心酸和挣扎。”鲁迅译了很多俄国、北欧、波兰等反映民族解放运动和人民疾苦的作品,《死魂灵》、《毁灭》、《浊流》都是代表作。1909年,在鲁迅和周作人合作译印的《域外小说集》中,又译了俄国作家安特来夫和迦尔洵的作品。此外,鲁迅还译了一些日文版科幻小说,如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科幻作品。可以说,文学翻译成为了鲁迅激发其创作的一枚火种。

汝龙译了近六百万字的《契诃夫文集》,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契诃夫的论文,但是由于病重,终于没有写成。我写信给巴金说,这是汝龙一生的遗憾。巴金却回信说:“他使更多的读者爱上了契诃夫。没有写论文不是‘遗憾’,他的功劳是介绍了契诃夫。”这是巴金对汝龙的翻译工作的评价。

他的主要译作集中在俄罗斯小说、传记和回忆录。其中有克鲁泡特金《我的传记》,赫尔岑《家庭的戏剧》和《往事与回想》;屠格涅夫的《木木》、《处女地》、《父与子》、《普宁与巴布林》和散文诗;高尔基的《草原故事及其它》和文学回忆录。

汝龙说:“翻译时不能一边查字典一边译。字典上的注解多半不能直接用上,只帮助人理解这个字的含义,再找译文中合适的词用。动笔译时要注意原著风格,整段的气氛。人物要有感情,假如光有情节没有感情,那就像没有感情的电影一样,不好看。一切准备工作做好,译文读起来才能像流水般畅通无阻。”不过有的作品也不能译得太流畅。巴金曾给汝龙提意见,说他译的契诃夫作品调子太快。以后汝龙在这方面就多加注意了。

记者手记

带病译完《契诃夫文集》

丰子恺:最早译出了“日本《红楼梦》”的人

汝龙在短短的两三年内译出了二十七卷《契诃夫小说选集》,后来有人从苏联买回新出版的契诃夫十二卷集送给他,鼓励他译出契诃夫全集。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汝龙于1953年辞去平明出版社的编辑主任,回北京专干文学翻译工作。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 1

汝龙(1916-1991)是我国现代杰出的俄罗斯文学翻译家,尤其在契诃夫小说的译介上成就卓著。下文系汝龙夫人所写。

他希望萧乾在有生之年“多译多写多出书”,“不必管别人怎么说”,“把自己心灵中美好的东西贡献出来”。萧乾显然没辜负巴老的期望,晚年不仅写了大量散文作品,还与夫人文洁若合作翻译了西方文学中的一部“天书”天书《尤利西斯》。

1952年到1953年,汝龙在上海平明出版社任编辑主任。为了给平明出版社增加收入,他赶译出苏联特里丰诺夫著的《大学生》。巴金知道后说:“这些书应该由年轻人去译。”他希望汝龙译较难的古典文学,并劝导汝龙有系统地译一个作家的作品。汝龙接受了巴金的建议。

张爱玲:她是《老人与海》的第一个中译者

回北京后,我父亲给我们买了个小四合院,实现了明窗净几、专心翻译的愿望。那年巴金来北京开会,看见汝龙跑前跑后,热心修房,就提醒汝龙要过好胜利关。因为当时译书所得稿费,已能过上富裕的生活。汝龙听了巴金的话,不再考虑吃穿住等生活方面的事,专心翻译。

查良铮:“以诗译诗”与普希金相遇

汝龙于1991年7月13日去世。遵照他的遗嘱,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不留存骨灰,只由我打电话或写信告诉亲友。

他曾自称为雷蒙德·钱德勒的迷弟,把《漫长的告别》读了足足十二遍,每每写作陷入困顿便打开此书。崇拜一个人,就要向全世界“安利”他,村上就是这么干的。2006年,他亲自把该书译成日文,并四处推荐钱德勒,在日本掀起读钱德勒的热潮。

十年浩劫中,仍坚持从事文学翻译

村上春树的文学翻译始终伴随着他的整个写作历程。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到目前为止,他已出版有雷蒙德.卡佛、费茨·杰拉德杰、楚门·卡波特、杰洛姆·戴维、J·D·塞林格、卡森·麦卡勒斯等着名作家的译着70多部。

我们原住的房子也要落实政策,但因已住进好几家人,故迟迟未能解决。巴金来北京开会,到家里来看望我们,看到我在缝纫机上干翻译,就托人给我们落实了私房政策,用原住四合院十间房换租了现在住的七层楼两套两居室的房屋。

近年来,随着对张爱玲研究的不断加深,其译着《老人与海》首次出版了中文简体版。尽管,今天的人们对“张译”的文学价值褒贬不一,但作为《老人与海》的译者,海明威简洁而准确的语言风格明显影响了张爱玲后来的写作。

当时,我们祖孙三代就住在两间半平房内,睡上下铺。书籍被打成捆,由十几辆三轮车拉走,汝龙眼看着自己心爱的书被拉走,绝了可能发还的希望,心疼得不得了,几乎泪下。

周作人:一位称得上是大翻译家的散文家

粉碎“四人帮”后,稿费存款全部发还我们了,衣物家具等也折价归还了。所交书籍也都发还,但当时我们祖孙三代住两间半房,就把书拉到她妹妹家,书一放就是十年。

鲁迅:首先是翻译家,其次才是作家

汝龙由于长年熬夜译书,抽烟过多,得了肺心病。又因为神经衰弱,手抖得不能写字。1985年,巴金来京开会,特地到我们新居来看望我们。汝龙见到巴金,惊喜万分。他对巴金说:“以前我总认为我比你年轻,能比你多活几年,现在看来,我要比你先走一步了。”没想到,这竟是巴金与汝龙的最后一面。汝龙直到病重,行动不便,每天仍要看一两页稿子,为出《契诃夫文集》改稿,最后差不多看完了十卷小说。

日前,煌煌十卷本的《巴金译文集》出版,这套书收入了巴金先生一生翻译的经典译作,包括屠格涅夫的《木木》、《普宁与巴布林》、《散文诗》、高尔基的《草原故事》、《文学写照》、迦尔洵的《红花集》、赫尔岑的《家庭的戏剧》等作品,扩宽了读者对巴金的认识,也引发了人们对巴金、鲁迅、周作人、张爱玲等那个时代的、同时兼有翻译家与写作者双重身份的作家的关注。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汝龙是受巴金的影响走上文学道路的,巴金始终是我们的导师和挚友。

深爱塞万提斯的杨绛,前后共找了五个版本的英法文译本细细对比,觉得这五种译本各有所长和欠缺,均不足以代表原作精神。要想忠实原作,须从原文翻译。于是,她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为译好《堂吉诃德》重头学习。1959年,杨绛以近五旬的年纪开始了西班牙语的学习,每日坚持从不间断。至1962年,她已能读懂比较艰深的文章了。

我们搬新居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书拉回来,汝龙定做了十个书柜。把书理清,放回书柜,这是他每天要干的乐事。他摆了两张书桌,一张书桌上用俄文专心译《契诃夫文集》,另一张桌子上译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和中短篇《两个我》等三篇小说。

可能是鲁迅的文学创作光辉太耀眼,以至于让人们忘了他的翻译。近些年来,鲁迅的译作开始受到重视。着名文学评论家孙郁曾撰文提出,“鲁迅首先是翻译家,其次才是作家,他用了大量的精力在翻译上。”

“在西伯利亚的矿坑深处,请坚持你们高傲的容忍:这辛酸的劳苦并非徒然,你们崇高的理想不会落空。”这是诗人穆旦所译普希金诗《寄西伯利亚》的前两段。穆旦不仅有着传奇的人生,在今天他已被普遍视为中国最为杰出的现代诗人之一,尤其是被视为一个充分体现了新诗对“现代性”的追求及其成就的诗人。同时,作为一名诗歌翻译家的穆旦,被认为是“迄今为止中国诗歌翻译史成就最大的一人。”他从俄语原文译出了普希金的主要作品。包括九篇叙事诗,抒情诗502首及普希金代表作诗体长篇小说《欧根·奥涅金》。业内有种看法,译诗最好是由诗人来译。比如,《丽达与天鹅》的译者裘小龙就谈到过这种观点。他说,译诗比较特别,它要求在目标语言中读起来也必须是首诗,要做到这一点不仅仅是在译文中机械地押几个韵就可以充数了。诗不在于说了什么,更在于怎样说——怎样把一种语言的感性、节奏甚至音乐感都尽可能地加以发掘、体现出来。在这个意义上,翻译诗歌的人要会写诗,而穆旦恰恰是最合适的人选。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 2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 3

杨绛:为译好《堂吉诃德》决定学西班牙语

丰子恺的译本参照了藤原定家的《源氏物语注释》等6个注释本和一些现代日文译本。丰子恺早年留学日本时,曾熟读《源》一书,据称甚至可背诵《桐壶》一回,其对日本古文、中国古诗文、书画、音乐、佛教等颇有研究,无疑为翻译《源》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的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阳辉煌地照着,到了很接近了山边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三四只一切,两三只一切急匆匆地飞去,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飞去,随后越看去变得越小了,也真是有趣。到了日没以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不消说也都是特别有意思的。”

巴金也勉励过女作家杨苡,“好好译一本书”,海明威的也好,别的也好,“不要急,一星期译几百、几千字都行,再长的书也有译完的时候,慢是好的,唯其慢才可细心去了解,去传达原意”。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翻译家汝龙的后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