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辞世最后一年三次大哭内情

2019-05-28 20:11 来源:未知

图片 1孟锦云 毛泽东 小孟来到主席身边时,主席已患了白内障,很多人劝他做个手术,他却总是不愿意,就像劝他吃药一样。他常说:“医生的话不能听,最多只能听一半。” 一天上午,小孟对主席说:“你做个手术吧,很简单,手术之后,你就能看清楚我了。” 不知为什么,这次主席没有表示反对,但也没有当时点头答应。主席的习惯就是这样,同意做的事不一定立刻答应,要做的事马上就去做。 就在这天下午,主席对小孟说:“我要做手术。”小孟听了,立刻打电话通知主席的医务人员。半个小时后,一切准备就绪。 原来,尽管很多人多次劝他动手术,但他没有同意,不过眼科医生们却早在几个月前就做好了准备。就在他从卧室去客厅的宽宽通道上,早就布置了一个小手术室,预备好消毒及手术用的器具。而且在这之前,眼科专家唐由之大夫,给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做了四个这样的手术,都相当成功,当然,这也为给主席做这个手术取得了经验。 这次手术,就是唐由之大夫来做的,是用了针拨的方法。先把主席推到小手术室后,不一会儿,唐大夫问主席:“可以开始了吗?”主席轻轻点点头。唐大夫在主席的左眼眼角部位打了一针麻药,部位找得准确无误。打完针后,主席突然提出要听京剧。小孟赶紧找来唱片,用电唱机放了京剧《李陵碑》。她知道,这是主席平时最喜欢听的。主席边听京剧,大夫边给他做手术,前后用了近一个小时,非常顺利。手术后,唐大夫给主席戴上了眼罩。 手术后的第二天,唐由之大夫给主席打开眼罩,上点眼药水。刚摘掉眼罩,主席一下子觉得眼前那么明亮,眼前一切都清清楚楚。他很兴奋,忙说:“好了,好了,手术做得好,我看不用戴上眼罩了。”就这样,本来应该再戴三天的眼罩就戴了一天。 这次眼科手术,主席是听了小孟的劝告。 从此,主席又配了副眼镜,因视力的恢复,他有好长一段时间很愉快。 不久的一天下午,小孟穿着一条米黄色的裙子出现在主席面前,主席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她。然后摇摇头说:“这条裙子颜色不好看,你去做条红裙子穿吧,玫瑰色的,算我送给你。” 小孟去“红都”做了件红色凡尔丁的连衣裙,做好之后,立刻穿起来给主席看。主席看着,已显得灰暗的眼睛里放出了光彩。他说:“我就喜欢这样的玫瑰红,好看。”小孟穿着这件连衣裙,工作在主席身边,像一朵俏丽的玫瑰花在主席的房间里闪着光。 1975年的那个时代,中南海的外面,还是灰色、蓝色的海洋,还是时髦的绿军装统治着人们的服装。小孟穿着玫瑰红的连衣裙走在外面,使人们投以惊奇的目光,即使在舞台、银幕上,也难见这样的形象。 天气渐渐热了,依旧梳着短辫子的小孟很想去理个发。变变发式,会给人以新鲜感。小孟虽然没有想得那么多,但要求变换样式,锦上添花,却是人们的共性。 小孟说:“主席,我和张姐想去理个发,您看理什么样的好?” “剪个短发好,前面有刘海,后边齐齐的那种样子很好看。”主席回答得十分具体。 小孟没想到,主席对什么样的发式也有研究,她只是随便一问罢了。那么大一个领袖哪里关心这些呢,但是她想错了。 小孟和张姐去了北京饭店。到那里一看,有烫头的,她们临时改变了主意:不如干脆烫了吧。当她们两个都烫了头,回到主席身边的时候,主席一下子就发现她们两个都烫了头,便对她们说:“你们就是不听我的话。” 后来张玉凤跟小孟谈起了发式的事,张玉凤说,主席多少年前就喜欢他说的那种发型,不知为什么。小孟说,主席讲的就是杨开慧的那种发型,可能是怀念她吧。 也许是吧,杨开慧,主席自由恋爱的第一个幸福伴侣,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尽管不长,但杨开慧的形象永远留在毛泽东的心里。杨开慧,永远是青春的化身,她过早地离他而去,但她永远给他留下了青春的明丽。 杨开慧式的短发,玫瑰色的红裙子,与一代伟人毛泽东似乎不能联系在一起,但这一切的发现,又是多么符合人之常情。 本文摘自:《走进毛泽东的最后岁月》,作者:郭金荣,出版:中共党史出版社

唐由之说:主席刚刚做了眼科手术,还没有痊愈之时,我直接给主席说,主席:我要给你换药了,主席说还要包一天。

我预感到,手术的任务很可能落在我身上,因为医疗组里就我一人是中西医结合专家。我常用的金针拨障术,在黑眼球与眼角中间处切口,手术就几分钟,切口不足2毫米,不需要缝针,伤口容易愈合。根据主席的身体状况,很可能更适合这个方法。我之前已经做过数千例白内障针拨术。其中,难度最大的是柬埔寨前首相宾努亲王的手术。宾努亲王留居我国期间,得了老年性白内障,需要手术治疗,但他患有严重的震颤症,手术时头部不能固定,精神紧张时左右摆动120多次。1973年秋季,我给他做手术,用手夹着他的头,他的头动,我的手也跟着动,终于帮他重见光明。

1976年春节,毛泽东观看电影《难忘的战斗》,当银幕上出现人民群众热烈欢迎解放军进城镜头时,毛主席再一次禁不住老泪纵横,电影也因此被迫中断。

毛泽东做了眼手术复明后,特别高兴,他与医生唐由之、孟锦云、吴旭君、张玉凤、唐闻生、张耀祠等合影

我说,准备好了。

1976年7月28日,唐山发生大地震,毛主席在病中仍坚持亲自处理文件,中央对唐山地震的报告、请示、通报等文件,均由毛主席亲自圈阅后付诸实施。

孟锦云和晚年毛泽东

唐由之最传奇的经历,就是30多年前给毛泽东主席做白内障手术,在主席身边待了10个多月。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跟着他直奔机场。登上飞机,我还不知道去哪儿,看地下,看太阳,是向南。大约一个钟头左右,飞机降落在我的家乡杭州。有人告诉我说,明天你们要见到毛主席了,主席请你们来为他检查一下眼睛。我们医疗组一行5个人,又高兴又紧张。

我说,主席我没有想到,我没准备。

今年88岁的中国中医科学院名誉院长、国医大师唐由之,依旧风度翩翩,一身西装笔挺,一脸慈祥的微笑。他是中国中医眼科泰斗,挖掘弘扬古老的中医眼科金针拨障术,发明了白内障针拨套出术,创办现代化的中医眼科医院,曾为朝鲜金日成主席、柬埔寨宾努亲王、印尼瓦希德总统治疗眼病,在国内外享有盛誉。

唐由之忆:毛主席读宋词忽然大哭

1975年7月27日凌晨,毛泽东刚刚做完白内障手术,视力还未完全恢复,他却执意给眼科医生写了一首诗词,对唐由之医生精湛手术的肯定。

1975年7月23日,大家一直等到了晚上11点多。怎么主席还不发话啊,到底今天做不做?大家知道唐由之与主席接触得多,就说,还是请唐大夫进去问问主席吧。

图片 2

手术室就设在了主席的书房。手术前,主席提出,手术用的全部器械要用国产的,一律不要用进口的。我遵照周总理的指示,把从苏州和上海定制的手术器械全部搬到了这里。

毛泽东第二次大哭

主席说,那么快?我还当你没做呢。

主席侧过头来说,你们都准备好了?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

次月18日,中共中央《关于唐山丰南一带抗震救灾的通报》(中发〔1976〕13号文件)起草后报送,毛主席当即圈阅,是为毛主席生前圈阅的最后一份中共中央文件。

读到陈亮悲叹南北分离不能统一的词《念奴娇登多景楼》,毛泽东的大哭,无疑不是自己为未尽事业而伤感。

引用唐诗说服毛主席做手术

就在做手术的那只眼睛还包着纱布的情况下,主席叫张玉凤拿来纸,写了一首诗给我。

他哈哈笑了,抬起手说做!

唐由之说,这是我唯一一次听着音乐做的手术,虽然耳边响着音乐,但一句《满江红》我都没有听见。

我们一一报了姓名,第二个报名的是张晓楼,是同仁医院眼科专家。主席很幽默,说,那你住的房子永远大不了了,你是小楼嘛。这一来,大家的情绪放松多了。

他叫身边工作人员张玉凤,你去放《满江红》的弹词吧!

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终于要做手术了,大家非常紧张。有个护士来量我的脉搏,每分钟跳120多次。我想自己首先不能紧张,我一紧张大家就更紧张了。

开国之际,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说,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主要是人民解放军,意谓开国建国,主要是依赖解放军的军事胜利;而人民解放军之所以能势如破竹,根本原因在于得到了人民的衷心拥护。从银幕上看到解放军进城人民群众热烈欢迎的场面,自会想起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得民心者得天下的情景。

张玉凤用钢丝录音机播放了《满江红》,那是一个上海的女演员演唱的,把岳飞的《满江红》改成弹词,音乐优雅又高亢、激昂。

当年要严格保密,这段经历,我之前没对外人提起过。直到1978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了毛主席送给我的那些诗词原稿后,外界才开始了解。

图片 3

手术后,我在主席身边又待了3个月。离开中南海时大家跟主席合个影。主席高兴地说,请我第二年来给他做另一只眼睛。

随后,我被派到朝鲜为金日成主席治疗眼睛。没想到了第二年,还没来得及给主席做手术,主席就去世了。这成了我一生中永远的遗憾。

手术完成得很顺利,5天后,毛泽东的左眼能看见东西了(可惜他没能等到右眼手术)。很快,毛泽东能够自己看文件看书了,又捧起了他最爱阅读的古籍。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毛泽东辞世最后一年三次大哭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