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考古工作中的几种“非常规”方法

2019-06-17 12:49 来源:未知

中日田野考古之异 发布时间:2012-02-16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王晓阳点击率:

田野考古工作中的几种“非常规”方法 发布时间:2015-06-08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何文竞点击率: 自安特生于上世纪20年代初在我国首开科学考古工作开始,田野考古在我国已经走过了90多个年头。经过学习、探索与反思,中国的考古工作者通过自身的努力,对不同的遗址已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的田野发掘工作体系。经过专业训练的考古工作者会根据不同的遗址类型选择不同的发掘方法。但与此同时因为操作规程的模式化倾向,使得田野工作形成了比较保守的现状,很少有在发掘手段和方法上的探讨。为此,笔者将所了解的几种在我国田野工作中不太常见的方法介绍如下: 地层单位一丝不乱的“横向平推”发掘法 目前国内常规的探方发掘法发掘遗址时,如遇到地层堆积复杂、地层很薄、小型遗迹等情况,将地层“做过”往往在所难免。在此情形之下,田野发掘人员不妨尝试一下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朔知研究员在一次讲座中提及的日本田野考古发掘中常见的“横向平推”发掘法。与传统的自上而下、逐层纵向发掘不同的是,“横向平推”法在发掘区ABCD内工作时,先在一边开一个宽1至2米的“探沟”(AA’B’B),按照普通探沟的发掘方法进行,直至生土层。这样A’B’对应的地层堆积剖面被完整地暴露出来,然后以这一剖面为发掘面向CD方向发掘(即不停对A’B’面进行“切边”,让探沟AA’B’B不断增宽,直至A’B’与CD重合),在这个过程中要仔细做好遗物收集、测量、记录、绘图及照相等工作。因为遗址展现出的总是纵剖面,等于是给遗址做了“CT”扫描。 这种方法的好处在于任何遗物、遗迹的空间位置非常清晰,再小的地层、遗迹单位都会“挂壁”,也不会出现“挖过”的现象。记录下的大量剖面信息可以更好的做三维资料。如果遇到需要保留的单位也可以随时改为传统的纵向发掘法,能真正的做到平剖面结合。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没有隔梁和关键柱的探方 国内常规的探方发掘法都会在发掘过程中留下隔梁和关键柱,这种做法可以解决大面积发掘时地层难以控制的问题,是一种非常有效且易于操作的方法。但在没有“打掉”隔梁时,各个探方的地层是没有直接连起来的。当发掘接近尾声,隔梁被“打掉”后(有时候也会将关键柱“打掉”),地层线是连起来了,但地层也就不存在了,而且各相邻探方还需要相互校对地层,不太方便。对于这种情况,吉林大学的赵宾福教授在一次公开课上提到过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采用过的一种称为“棋盘式”的布方方法,值得尝试。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 1

近现代发展的过程中,中国和与其一衣带水的日本在许多方面都显现出了相似性,这同样体现在考古学上。考古学这门学科在两国都不是土生土长,是“舶来品”“西洋镜”。随着西方考古学思想的渗入、外国考古学家在本国进行田野考古调查和发掘、本国的社会变革和新兴思想的萌发等,考古学诞生了。再观两国田野考古方法的引用,也更加显得渊源已久。日本的田野考古方法是滨田耕作先生从英国引入的,他师从英国考古学家彼特里。而中国的田野考古学方法,最早是由李济、梁思永先生从美国学来的,美国的田野考古学又是从英国学来的。50年代以后,夏鼐先生在我国实行的那套田野考古方法是从英国彼特里的学生惠特那里学来的。从上可见中日两国田野考古学的发生途径是有很多相近之处的,再加上田野考古学的基本原理本是统一的,所以中日两国田野考古方法自然是很接近的。 然而中日两国国情差别很大,而且经过各自几十年的不断发展,两国田野考古也越来越显得“花开两朵各表一枝”。笔者即把眼光放在两国田野考古之异上:虽然“求同”,依旧“存异”。本文就从以下三点来介绍中日田野考古有异之处: 一、主要考古力量和考古人员情况 1.主要考古力量 日本的考古力量主要有三个:设有考古专业的大学、地方考古所和民营发掘公司。其中来自大学的力量是比较弱的,一方面因为设有考古专业的大学数量有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大学毕竟是以教学为主。地方考古所和民营发掘公司实为日本考古的中梁砥柱。民营发掘公司是中国完全没有的事物,但是在美国、英国等资本主义国家里是非常普遍的。日本的民营发掘公司是由私人创办的以考古发掘为业的公司,大大加强了日本考古的力量。但是这些公司只有在发掘现场“有所收获”,才能获得政府提供的发掘补助金。所以出于利益考虑,这样的考古发掘多多少少带上了商业的色彩。 中国的考古机构力量集中在设有考古专业的大学和考古研究所。在中国,来自大学的力量还是很强的,他们主要着眼于大学所在地或周围的考古发掘。同时也常常和地方考古所合作,既为地方考古所提供了专业指导,也为考古田野教学提供条件。而考古研究所的力量也不容小觑,但是不同地区的考古研究所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通常体现在软、硬件配备上。 2、考古人员情况 日本的考古人员也来自于上述三个不同的考古机构:大学、地方考古所和民营发掘公司。同样,来自大学的考古人员数量很有限。地方考古所的考古人员需要经过严格的国家公务员考试,非考古专业的人也可以参加考试。日本国家公务员每3~5年在文化机构(包括学校、博物馆、考古所和图书馆)内部行轮岗调换,也就是在考古所内工作的也许是一个小学老师!民营发掘公司的人员配备也让人不敢乐观,轰动世界的日本“旧石器造假”事件的罪魁祸首斋村新一就是一个民营发掘公司的副理事长。当然,也不能一概认为民营发掘公司就没有专业的考古人员。但是总体来说,日本考古人员的配备虽然相当充裕但是专业水平良莠不齐。 相对于日本地方考古所人员的配备,中国专业考古人员缺乏,各专业方向人员配备不齐的问题一直存在。而且在不同的省份,以上问题的显现程度也不一样。但是总体来看,中国考古人员的素质还是比较高的,基本上都是经过考古的专业训练。 综上可见,中日考古力量和考古人员的配备各有特点,主要和两国国情的不同有关,当然也体现在国家对考古事业的投入上。 二、考古发掘中 1.工地数量和组成结构 日本国土面积37.8万平方公里,根据2005年的数据,日本每年有1万个考古工地,其中98%为基建项目,仅2%是以研究为目的的考古发掘。而中国的国土面积是日本的二十多倍,根据2002年的数据,中国每年只有4000个考古工地,虽然配合基建的发掘逐年增多,但是以研究为目的的考古发掘仍为数不少。 由于日本每年绝大部分的田野考古发掘都是配合基建的发掘,他们总结了大量经验并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制定成文。总体看来,在日本配合基建的考古发掘要求和以研究为目的的发掘是一样的,发掘者必须严格遵守一整套发掘规则。而在中国,配合基建的发掘虽然也被这样要求,但是仍体现出被“区别对待”,尤其体现在发掘过程中。 2.探方编号 日本采用的是如下办法:任何一个遗址,也是先确定一个基点,再以基点为中心,按坐标划分为四个区,即NE、NW和SE、SW。每一区的探方编号按纵坐标在前、横坐标在后的组合编号。如TN3E8,表示在NE区向北第3个单位与向东第8个单位的交叉点所在的探方。这种编号的突出特点在于具有明确的方位,序号一目了然。 中国田野考古的布方采用坐标法,即首先确定一个总基点,再以此为中心将整个遗址归入个坐标系,按象限对探访进行区域分布。这种方法科学简便,又容易操作。如II T1203这个探方号,代表是一个在II区的横坐标为“12”、纵坐标为“03”的探方。这种四位数的数字组合法虽然看上去比较繁杂,但也能明确表示探方所在位置,是目前使用最为普遍的方法。 3.发掘的相关操作。 虽然日本文化厅文物保护部制定的《地下文物发掘手册》要求考古发掘按照土质土色的不同层层揭露,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往往因为地下情况比较简单,基本上是按照水平层进行揭露的。出土遗物原地不动,始终保留出土时的地层高度。直到测量、记录、照相结束后再清理。另外日本的一般性田野发掘,如以研究为目的的发掘,遗址只清理一半,进行照相、绘图、记录,另一半原样保留。待以后科学技术进步再进行发掘,抢救性发掘除外。 而中国只有旧石器的考古发掘所采取的方式同日本相同。中国地下遗物多,叠压打破关系尤其复杂,除旧石器外的其他时期考古发掘则是严格根据土质土色和出土遗物的情况,按文化层进行揭露。另外,中国所有的田野发掘通常是发掘了多少就清理多少,同样进行照相、绘图等详细记录,没有日本那样一半清理一半保留的做法。 4.关于隔梁 在日本,田野发掘的过程中对隔梁并无要求,可以有隔梁,可以自定隔梁间距,甚至可以无隔梁。原因是地层比较简单,大面积揭露即可。另外日本所有的考古工地必须配备皮带运输机,挖掘出来的土的运出并不需要利用隔梁,所以隔梁间距可以大到30米。即使需要保留隔梁,通常也采用一种“四分法隔梁”。 所谓四分法,是在遗迹的中心设置垂直相交的十字形基础把遗迹分成四部分,并留下观察地层副面的隔梁。然后,有一种办法是先发掘第1部分并确认其地层关系,接着再顺序发掘第2、3、4部分,另一种办法是4个部分同时下挖。同时壁面保持垂直、斜坡、阶梯状亦可。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田野考古工作中的几种“非常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