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战争时188万国民党部队倒戈起义内幕

2020-01-30 09:27 来源:未知

第四类,改编为生产建设兵团。

这188 万起义、投诚的国民党官兵,成分非常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解放战争期间起义投诚的国民党百万大军经过脱胎换骨的彻底改造后,有了如下的不同归宿:

控诉运动开始后,该兵团的士兵一个个哭得撕心裂肺、惊天恸地。第472 团2 营召开控诉大会,第一次就哭昏了31 人,第二次又昏倒了35 人。

在国民党军队中,有权、有势的是军官,而军官的成份最为复杂。国民党军队的军官多出身于富家子弟,其中有的家人是为富不仁横行乡里的土豪劣绅,本人则是剥削欺压士兵的小军阀。这部分人,虽然在战场上掉转了枪口或放下了武器,但让他们心悦诚服地接受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和纪律约束,谈何容易?

第一次领到“伙食尾子”,钱虽不多,但士兵那个激动啊,一个劲地说:“共产党好,共产党好,共产党就是好!”

吃喝嫖赌也相当普遍。就说抽大烟,在刘文辉的第24军里,双枪兵约占三分之一。

在经济上,军官“吃空”(就是虚报士兵人数,以贪污空额的薪饷和粮代金)贪污司空见惯,克扣士兵的伙食更是“家常便饭”,有的军官甚至还要以“保管”、赌博等形式,勒索士兵的钱财。

原国民党第351团机一连士兵温成碧家里有4个亲人被逼死,他本人在旧军队里又遭鸡奸,可是,在诉苦之前他却不好好学习,不信任共产党,还公开说:你们说蒋介石坏,但我没见过他杀人。就是这位一度非常落后的士兵,在诉苦大会上,竟然哭得死过去四五次。大会上诉苦完了,他还不够,一个人来到会场上,跪在毛主席像前继续诉苦。军代表来到他面前后,他紧紧拉住军代表的手,一边失声痛哭,一边追悔过去,痛骂自己没有良心、忘了本,表示一定坚决跟着毛主席革命到底。

全军各级党组织公开后,党员队伍迅速发展壮大,军队的各项政治工作也热火朝天地开展了起来,并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海城起义部队政治整训的后期,在东北军政大学学习的起义学员到驻地附近的奉天屯实地调查农村土地改革运动,临时组建的军士训练队的学员则全部加入10万干部下乡行列,赴宾县参加土地改革运动。起义学员每四五人一组,编入各土改工作队,深入贫下中农,与他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一边学习,一边发动群众。农民发动起来后,组织农会斗争恶霸地主,给农民分地、分房、分牲口、分浮财。再往后,就是挨家挨户动员翻身农民参军:翻身不能忘本,要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所有受苦受难的老百姓!

显然,在战场形势十分严峻、战争资源极为紧缺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耗费大量宝贵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去彻底改造这支起义部队,并在起义官兵中下大力气培养一大批共产党的干部,其着眼点在战略上。

如何基沣、张克侠率领的国民党第3绥靖区三个半师的部队,于1948年11月淮海战役第一阶段起义后,与我第三野战军渤海纵队和江淮军区分别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3军、第34军。解放后,第33军、34军先后被改编为公安部队。

第473 团军官马×× 坦白:1949 年该部从宝鸡撤退下来时,胡宗南下令向宝鸡县政府要100辆大车。县长受命后,支派警察到街上、路口,见到老百姓的大车就抓,然后交给马××。一些车主为了要回大车,就把马×× 请去下馆子、打麻将、洗澡、玩妓女。结果,钱大把大把地花了出去,不但大车一辆都没有要回来,车夫也全被编入部队当了二等兵。

血泪大控诉

在国民党军队,绝大多数士兵和部分军官都出身于贫苦农民,都是被抓来、逼来的壮丁,谁没有一肚子苦水?谁没有一把辛酸的眼泪?国民党士兵在旧军队中所受的阶级压迫是骇人听闻的。

所谓思想还家就是说,起义是回归人民阵营,起义官兵多数虽然来自劳动人民家庭,但由于参加了旧军队,受反动思想的长期毒害,不仅参加过反共反人民的战争,其中一部分人,特别是一部分军官,还不同程度地干过欺辱老百姓、虐杀战俘、压迫残杀士兵、克扣士兵粮饷、吃空贪污、走私贩毒等坏事,并沾染上了吃喝嫖赌的恶习。起义,只是形式上回归人民阵营,灵魂深处旧社会、旧军队的那一套并没根除,因此,要真正从思想上回归人民阵营,就必须与旧我进行毫无保留的彻底决裂。

“思想还家”运动在部队和军政大学以不同的方式同时展开,并定期交换揭发材料。

第一次高潮,在内战之初。相对而言,国军这一时期的倒戈数量不多,但政治影响很大。此时,国军与共军之间力量悬殊,蒋介石、陈诚夸下海口要三个月剿灭关内共军,结果,不但共军没有如期剿灭,青天白日下的国军却接二连三地叛变投共。先是1945年10月30日高树勋率新编第8军在河北邯郸起义,接着是1946年1月郝鹏举率第6路先遣军在山东台儿庄起义,再就是1946年5月30日潘朔端率第184师一部在辽宁海城起义。走高树勋、潘朔端的道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了共产党军队开展敌军工作的一个很响亮、能震撼人心的口号。

军官们一个个大眼瞪小眼:讨论?什么叫“讨论”?只听说过“讨饭”、“讨口”、“讨赏”,没听说过“讨论”呀!

其430团的副营长陈当机一连连长时,士兵刘炎春开小差被抓回,陈将刘炎春吊起来毒打,打死后,尸体扔到野外喂狗,再把死者的双耳割下来,悬挂在墙上,然后集合全连宣布:你们看这是什么东西?以后谁再逃跑,就这这样办!

其430 团的副营长陈×× 当机一连连长时,士兵刘炎春开小差被抓回,陈×× 将刘炎春吊起来毒打,打死后,尸体扔到野外喂狗,还把死者的双耳割下来,悬挂在墙上,然后集合全连宣布:

1949年9月25日,国民党新疆总司令陶峙岳率新疆驻军起义后,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2兵团,辖第9军及骑兵第7师、8师。1950年,该部与解放军进疆部队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1954年,该兵团与新疆军区生产部队合并成立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

笔者曾采访过多名参加这次叛变行动的海城起义官兵,他们告诉我,旧军队讲究人身依附关系,实行“愚兵政策”,“长官叫干啥就干啥”,所以,当一些军官策动:“走,我们回去找曾军长!”不少士兵就稀里糊涂跟着跑了。

然而,这史无前例的浩大工程,却鲜见于史料,党史、军史研究和纪实文学领域基本上也是空白。

第一次高潮,在抗战胜利后不久。比较而言,国民党军队在这一时期的倒戈数量不多,但政治影响很大。此时,“国军”和“共军”力量对比悬殊,很少有人能看到中国共产党的光明前途,蒋介石、陈诚也曾夸下海口,要“三个月剿灭关内共军”,结果,不但“共军”没有被如期“剿灭”,青天白日旗下的“国军”却接二连三地在战场上倒戈,把枪口指向了行将就木的蒋家王朝。

第三次高潮,在我百万雄师渡大江之后,这一时期,国民党军起义投诚可谓之风起云涌,逾百万之众。对这部分人的起义,早先的起义人员是看不上眼的:他们那还叫起义?

起义部队不用共产党的番号,却要改造成共产党的队伍,难度可想而知。

第二次高潮,在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的战略决战时期,在此期间举行的起义对战役进程起了重要的推进作用。其中,吴化文率整编第84师的济南起义,使攻城时间缩短了一半多;曾泽生率第60军的长春起义,使我军首创和平解放大城市的先例,傅作义率北平20万守军接受和平改编就更不用说了,千年古都免遭灭顶之灾,傅作义功彪青史。

建立士兵委员会,确立“党指挥枪”

起义部队尚未彻底改造,发生大规模的叛变事件也就有了可能。

与旧我的决裂,是心路历程上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每一位起义学员都要写一份自传,交代自己的全部历史,尤其是要坦白在反共内战期间做过哪些对不起人民的事情,哪怕是摘了老百姓一个西瓜,都必须一件不落写上去。不仅如此,对别人的罪恶也要毫不留情地予以揭发。

1949年1月在北平接受和平改编的傅作义部队,分别编入第四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军部队。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 1

改造起义部队的形式是多种多样的,第一野战军派出的工作团改造国民党第7兵团时,在控诉运动后期,还搞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公祭宣誓活动,公祭全体起义官兵在阶级压迫制度下惨死的父母、兄弟和姐妹,宣誓革命到底。

破旧,是为了立新。一边改造,一边建设。在起义部队建立全新的民主制度,其典型标志,是建立士兵委员会制度。

学员们还被告之:思想还家运动在部队和军政大学以不同的方式同时展开,并定期交换揭发材料。

那时,连队士兵没几人识字,选票只好用黄豆代替。投票完毕,监票人当众数黄豆,得黄豆多的几位当选。

一位叫何思勤的士兵诉苦后,哭得精神失常,耳朵听不见了,也不吃饭了,谁劝他,他都不理睬。后来人们发现,何思勤诉苦以后特别敬重毛主席,于是,到吃饭的时候,就给他写了个条子:毛主席叫你吃饭!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如果大吵大闹,就再给他写个条子:毛主席叫你睡觉。只要看到是毛主席叫做的事情,何思勤非常听话。后来,何思勤在上级批准他参加人民解放军时,喜出望外,逐渐恢复了正常。

1949 年12 月,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第20 兵团(前身是北伐时期的黄埔军校教导团)和范绍增(电视连续剧《傻儿师长》、《傻儿军长》、《傻儿司令》的历史原型)的袍哥武装“国防部挺进军”在四川起义后,交由长春起义部队成建制改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 军负责对其实施改造,由军政治部副主任张梓桢带领几百名干部进入这两支起义部队。这几百名干部骨干,90% 以上为海城起义和长春起义官兵。

改造旧军队,当年的共产党人还创造了一项堪称世界五千年战争史上的奇迹:培养先起义的官兵,去滚动改造后起义的部队。

原国民党第158 师警卫连士兵张正全过去给地主当长工,一年到头受苦,自己的母亲却活活饿死。算账后他深有感触地说:“过去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穷的,老是怨命穷,怪上一辈没有留下什么家产。算了账才知道,原来是被封建地主剥削穷的!”

绝大多数士兵和一部分军官都出身于贫苦农民,都是被抓来、逼来的壮丁,谁没有一肚子苦水?谁没有一把辛酸的眼泪?

由于起义之初安东整训期间的政治教育,多是从正面讲国民党反动派“卖国独裁”、“发动内战”等大道理,结果,不但与起义官兵亲身体会的剥削、压迫距离太远,还常常与起义官兵长期形成的“正统观念”相抵触。后来,徐文烈等政治工作干部采取“解剖麻雀”的方法,具体考察了一个连队,结果发现,在139 名士兵中,对国民党、蒋介石有敌意的只有2 人;觉得国民党、蒋介石的黑暗统治不好,但认为自己的命该如此的有5 人;对乡镇保甲长及恶霸地主没有敌意的只有11 人;其余全都痛恨乡镇保甲长和地主恶霸。另一个连队的84 名士兵中,有83 人挨过军官的打,没挨过打的只有一位某军官的亲戚。

第二类,改编为地方部队或公安部队。

所谓“思想还家”,就是说起义只是形式上回归人民阵营,灵魂深处旧社会、旧军队的那一套并没有根除,因此,要真正从思想上回归人民阵营,就必须与旧我进行毫无保留的彻底决裂。

由此可见改造起义部队的难度。如果把改造起义部队比喻为一场政治战役,那么,战役的突破口就应该选择在对方最厉害、最薄弱的地方。这就是旧军队内部的阶级压迫。撕开这场政治战役突破口的方式,是开展控诉运动──控诉旧社会、控诉旧军队。

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据当年改造曾泽生起义部队的连指导员浦绍林回忆,建立士兵委员会颇费了一番唇舌。你要打消士兵的顾虑,因为士兵当奴隶惯了。你还得打消军官的猜疑,告诉他们,成立士兵委员会不是和军官作对,是八路的规矩,解放军所有连队都要成立这个组织,这是人民军队性质决定的。

应该说,共产党在起义部队中开展的正面教育,转变了相当一部分官兵的思想觉悟,使他们走上了革命道路。然而,从整体上看,温和的正面教育方法要想彻底解决起义官兵长期在旧军队里根深蒂固的思想问题,尚需很长的时间,这在战争年代是困难的。

几乎每支部队都有国民党中央直接控制的政工系统,并安插了带有特务性质的政训人员,甚至还有潜伏的国民党中统、军统特务,和一些五花八门名目繁多的党团及帮会。川军中的袍哥组织更是门户繁杂,堂口林立,无孔不入。在第16 兵团,兵团副司令、第47 军军长和3 个团长均系袍哥大爷,全兵团有近半人员参加了袍哥组织。范绍增的“国防部挺进军”干脆就是一个袍哥武装。

灵魂裂变的巨大能量

第三步是“挖苦根”:云南地主老财剥削人,四川的地主老财剥削人,东北的地主老财也剥削人,为什么?万恶的剥削制度是劳动人民的“苦根”!

1949年12月,蒋介石的嫡系部队第20兵团的范绍增的袍哥武装国防部挺进军在四川起义后,交由长春起义部队成建制改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负责对其实施改造。解放军第50军受命后,由军政治部副主任张梓桢带领三四百名干部进入陈克非的第20兵团。这三四百名干部骨干,90%以上为海城起义和长春起义官兵。

多少年后,不少起义官兵回忆,当年的指导员、教导员、政委们不仅平易近人,还给他们留下了读书多、见识广、思想深刻的印象。其实,这些政治工作干部多数文化程度并不高,只不过他们宣传官兵平等、军民一致的启蒙道理,给了那些奴化意识根深蒂固的起义官兵以耳目一新、没齿难忘的人权启迪,进而实现了麻木灵魂的彻底觉醒。

思想还家运动的政策相当明确:在思想领域,共产党不搞既往不咎,不管是谁,历史上的罪恶,以往的丑事陋习,必须从思想认识上作彻底清算,在此基础上,不管有多大历史罪恶,只要自己主动坦白了,就不再追究。

共产党军队与国民党军队本质不同,为劳苦大众打天下,需要的不是炮灰,而是懂得“我为谁扛枪,我为谁打仗”的自觉战士,所以,对来自敌对营垒的官兵,必须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政治教育。教育的方法,主要是上课、做报告、讨论。

这177万起义投诚的国民党官兵,成分非常复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鉴于解放战争初期敌强我弱的战场形势,最大限度地分化敌对营垒是战胜强敌所必需的战略和策略,所以,当时共产党对起义部队的组织整编,曾在保持其原建制、保留起义军官原职权的基础上,采取了一些非常特殊的策略措施:

地主把土地租给农民,实际收多少地租?士兵全是农家子弟,一问都知道,少则对半开,收获的粮食农民自己留一半,另一半交租;多数是四六开,农民留四成,六成交租;剥削量重时三七开,农民只留三成,七成归地主。

该部起义将领陇耀师长的长子陇涤湘闻知此事后,脱口就是一句:“共产党就这点,太神奇了,真的!”

第一类,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野战军,并长期保留下来的起义部队。如陈明仁的部队在长沙起义后,与解放军混编为第1兵团。

第二次高潮,在1948 年9 月至1949 年1 月的战略决战期间,其中重大起义对战略决战的进程都起了重要的推进作用:吴化文率整编第84 师的济南起义,使攻城时间缩短了一半多;曾泽生率第60 军的长春起义,使人民解放军首创和平解放大城市的先例,并及时抽调原围困长春的部队去堵截企图借营口海港南逃的廖耀湘兵团,完成毛泽东“封闭国民党军在东北加以歼灭”的战略意图;何基沣、张克侠率第59 军和第77 军的三个半师在江苏贾汪等地的起义,让解放军通过其防地迅速完成了对黄伯涛兵团的战役包围;廖运周的第110 师于淮海战场起义,使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黄维兵团的突围行动遭受了致命打击;傅作义率北平20 万守军接受和平改编就更不用说了,千年古都免遭兵燹,傅作义功彪青史。

几乎每支国民党军队内部都存在一些五花八门名目繁多的反动党团及封建迷信组织。起义后的国民党第7兵团2.3万人,查出其内部的各类反动、封建组织竟达75种,有4058人参加,其中参加国民党的1326人,参加三青团的351人,参加清帮的881人,参加洪帮的690人,参加袍哥的522人。川军中的袍哥组织更是门户繁杂、堂口林立,无孔不入。在第16兵团,兵团副司令、军长、团长都有袍哥大爷。范绍增的国防部挺进军干脆就是一个袍哥武装。

另一项措施是“扩编”,“升官”。高树勋起义时,共产党军队答应其“在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之下,与刘伯承、邓小平同辈”。潘朔端的第184 师更有意思,虽然实有不到半个师的兵力,但还是扩编成一个军,随之“见官升一级”,师长升军长,团长升师长,营长升团长,连长升营长,排长升连长。“升官”之后,由于官兵一律实行解放军的供给制,一些军官又大发牢骚:“升了官还是不发财!”

据当年集中到东北军政大学学习的原国民党第60军的起义军官说:开展思想斗争最激烈的,是坦白运动,当时叫思想还家运动。

血与泪的大控诉

还有当过汉奸的。台儿庄起义的郝鹏举,曾于1941年率部投靠日寇,担任过汪伪徐州绥靖公署主任、淮海省省长等职。济南起义的吴化文,曾于1939年率部投降日寇,担任过汪伪第三方面军司令官等职。抗战期间,郝鹏举部和吴化文部都参与了日寇对我抗日根据地的大扫荡,其中吴化文部甚至在临朐一带残酷地制造过无人区。

从“算细账”、“挖苦根”到“思想还家

还有人说:前几天,我的思想还有些糊涂,想回家找压迫过我们的地主保长报私仇。看见这么多的人都有一肚子苦水,现在我明白了,公仇不报,私仇也报不了。我一定跟着共产党走,干好革命,也就报了我的家仇!

卢昭只得耐心解释什么叫“讨论”,如何“讨论”。几乎每一期轮训队都是到最后一个星期,军官们才习惯中国共产党的学习制度和学习方法。应该说,中国共产党在起义部队中开展的正面教育,转变了相当一部分官兵的立场,然而,从整体上看,温和的正面教育方法要想彻底解决起义官兵长期在旧军队里养成的根深蒂固的思想问题,尚需很长的时间。

据笔者目前掌握的史料,最先开展控诉运动的起义部队是民主同盟军第1军,即潘朔端的海城起义部队。

运动之初,一些官兵满不在乎,个别老兵油子讲述自己调戏奸污妇女、嫖宿娼妓的时候,津津有味,参加讨论的士兵哄笑一堂。

思想还家运动,在起义部队中也搞了,但名称不同,改造海城起义国民党第184师时,叫坦白运动;改造长春起义的国民党第60军时,叫阶级自觉运动;改造在四川德阳起义的国民党第7兵团时,叫揭发与批判旧思想的民主运动;改造在四川彭县起义的刘文辉部、邓锡侯部、潘文华部时,叫反对不良风气运动。

在提高思想觉悟的基础上,起义部队开始陆陆续续发展中共党员,由上而下地建立党的各级组织。发展新党员最初是秘密进行的,一个一个地发展,只与指导员保持单线联系。等到每个连队发展到三五个党员以后,团政治处举办新党员训练班,对外称“政治训练班”,成批培训新党员和积极分子。到政治整训后期,党的各级组织已经自上而下全部建立,连有小组(整训结束不久,支部开始建在连上),营设支部,团设党委,整个起义部队完全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之下。

第五类,撤销原建制,多数军官调离部队集中学习,士兵和一部分留队军官经过政治教育后,一部分资遗复员回家,一部分编入解放军老部队。投诚、接受和平改编以及在1949年10月以后起义的部队,多属于这种情况,如:

在百万倒戈官兵灵魂裂变后营建的精神家园里,广大起义官兵实现了重树人生目标的心灵皈依。在笔者采访过的起义官兵中:

原国民党第81团士兵张云海曾经给地主当了18年长工,为地主种了45亩田,全年可收获谷子90石,自己只能得到3石的工钱和自己一人的4石口粮,连队的算帐小组帮他算了剥削帐,他这才知道,18年来,他被地主剥削去了1200多石谷子,按每人每年吃4石谷子计算,可供300人吃1年!

海城起义少尉赵霖芝患癌症临终时,在其散发的《告战友书》中,述说了其毕生追求的理想天国:“我去的地方,风景秀丽鸟语花香;我去的地方,没有阶级,更没有压迫;我去的地方,没有富人,也没有穷人,所有的人一律平等;我去的地方,每周开一次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 摘编自《文史博览》2011年第11期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出现三次高潮:

果然,一“倒过来讲”,几乎是瞬间,便激发了起义士兵的阶级仇恨和政治觉悟。

1949年12月9日在四川彭县起义的刘文辉的第24军、邓锡侯的第95军和潘文华的第235师等部,被分别编入解放军第62军、60军和川东军区。

长春起义的中校副团长、代理团长李峥先,第三次在中国共产党党旗下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时,88 岁。

不算帐不知道,一算帐气得跳:原来穷人受穷都是地主剥削造成的!

起义士兵徐树礼将领到的“伙食尾子”攒起来,攒了半年,买了一支自来水钢笔:“革命了,不加强学习咋行?”

一位起义团长曾感慨地说:要讲改造思想,共产党的办法太多了,上下五千年,中外八万里,没有谁能比得上!

在人身权利上,国民党军队内部通行残酷的体罚、肉刑制度,军官对士兵、上级对下级,有随意打骂的权力,甚至可以草菅人命。

由海城起义部队改编的民主同盟军第1军在接受共产党的正面教育4个月后,其一部约1000余人,于1946年10月发生了叛变事件。策划并组织这次叛变事件的,是民主同盟军第1军184师副师长杨朝伦。此人在鞍海战役期间驻防大石桥,因拒绝起义,被我军俘虏。当时,为了最大限度地瓦解敌军,扩大政治影响,在征得潘朔明等起义将领的同意后,把战俘杨朝伦等被俘官兵留在了起义部队,并在起义部队扩编时,将杨朝伦提升为副师长,不久,又让其兼任了军官轮训队的班主任。于是,骗取信任的杨朝伦于暗地里秘密策划了叛变事件,利用旧军官对起义部队的控制,使扩编后的一个师除两三百人外,全部被裹胁叛逃。

一位起义团长曾感慨地说:“要讲改造思想,共产党的办法太多了,上下五千年,中外八万里,没有谁能比得上!”

与旧我的决裂,是心路历程上一个异常痛苦的过程。每个起义学员都要写一份自传,交代自己的全部历史,尤其是在反共内战期间做过哪些对不起人民的事情,必须一件不拉写上去。不仅如此,对别人的罪恶也要毫不留情地予以揭发。

群众发动起来了,人间的什么丑事、恶事都遮盖不住。在昔日蒋介石的嫡系胡宗南部队里:

几乎每一支起义部队起义后,都要发生规模或大或小的叛变事件。郝鹏举部、董其武装、郭汝瑰部、董宋珩部的叛变份子,甚至还残杀了我军派去的政治工作干部,以及起义官兵中部分积极分子。

改造旧军队,当年的中国共产党人还有一项创造:培养先起义的官兵,去滚动改造后起义的部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解放战争时188万国民党部队倒戈起义内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