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看电影的那些事儿

2019-09-04 18:31 来源:未知

原标题:小时候看电影的那些事儿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了自己搬个小板凳去看露天电影的日子。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当时地下电影院有个饮水处,饮用水好像就是自来水,杯子是共用的,都泡在高锰酸钾水里面。

(本文为作者原创作品,转载须与作者联系)

先说说小时候我家附近的电影院:花市电影院、崇文区文化馆剧场(水道子)、崇文区工人俱乐部剧场(幸福大街,现在叫崇文文化宫)、天坛南里电影院和崇文影剧院(天坛东路,地下)。

后来又看了很多外国电影,比如《叶塞尼亚》《魂断蓝桥》《冷酷的心》《简爱》《英俊少年》《追捕》《佐罗》《虎口脱险》等等,由此知道了上海电影译制片厂,知道了一大批国宝级的配音演员,童自荣,丁建华,施融,毕克,李梓,邱岳峰、苏秀,赵慎之,刘广宁,乔榛,曹雷,尚华,富润生,杨成纯,于鼎等等。李梓上从老太太中到姑娘小到少年郎都能配得游刃有余。邱岳峰配的罗切斯特先生,在我听来简直性感得不得了!童自荣的声音一度被定性为中国最华丽的声音,他配的佐罗,简直就是给原作锦上添花,让当时的人们牢牢记住了阿兰德龙,角色的玩世不恭和洒脱率性也被他用自己的嗓音演绎得淋漓尽致……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段描写外国电影的顺口溜,觉得挺好玩的:

记得很清楚,我的第一场露天电影是在离我家村子大概六七里路的另一个村子里看的,那个村子有一家儿子娶媳妇。那时候我五岁左右,听大人说有电影看便也闹着去看,娘说你去看也可以,但不许让我抱着你,你自己走过去。因为看电影心切,我迈着我的小短腿一路倒腾了过去,娘也没法抱我,她扛着板凳呢!

初三的期中考试以后,初三的紧张气氛和考试的压力在这一刻释放。从十一中出来,我和吴同学骑车就直奔地下电影院,当时放映的是一部外国电影,票价六毛,这票价在当时很贵了,考试后的兴奋让我们下了一下儿狠心。电影叫什么名字忘了,好像是几个外国小孩骑车抓坏蛋的故事。

那时候在农村不是什么日子都会放电影的,一般的情况都是儿子娶媳妇或者姑娘出嫁,再就是老人过世。在农村这叫红白喜事,既然是喜事就得热热闹闹。于是乎,白天唢呐班子乌拉哇啦地吹,晚上露天电影乌拉哇啦地放。

图片 1

农村的露天电影一般都是找打谷场,因为场地比较开阔。先找两棵大树把幕布挂上,然后再找好位置把电影放映机放好。放映员一般都要好酒好菜地招待一番,然后待得天完全黑下来才心满意足地来在打谷场上,给等得心焦如焚的大人孩娃放一场爱恨情仇或者替天行道。

说到露天电影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朋友比我大几岁,她家姐仨。小时候他们家住垂杨柳的北内宿舍楼,楼下空场儿有时候就放露天电影。朋友的爸爸对她们姐仨看管的很严,就是不让她们去看,说是怕招事儿。姐仨也很无奈,家里窗户还不对着空场儿,只能在家听电影了。其实朋友的爸爸多虑了,就她们姐仨现在的长相推断,当时她们也很安全。

如今往事如烟,生命中出现的人们大都也已已矣。唉,现在想起这些,真是不能再美好的时光了!

上课时大彭老师竟绘声绘色地讲起了电影《少林寺》。他首先充当了一回地理老师,给我们讲了少林寺的地理位置和寺内源远流长的中华武术。然后就讲了拍摄的花絮,我清楚的记得他说有一场河边的打斗戏是地下先埋上泡沫,然后再撒上黄土,这样以免演员受伤。我当时听着就有点儿将信将疑,不过经大彭老师这么一白活儿,我们的心都飞了。

电影的名字叫《追鱼》,是一部越剧电影,写的是穷书生张珍和鲤鱼精之间坚贞不渝的爱情故事。开始我还看得很有劲儿,看鲤鱼精怎么冒充小姐金牡丹和张珍情投意合,看到铁面无私的包相爷说“我这铡刀么只铡无义人不铡有情妖”。但是到了后来慢慢地就撑不住了,毕竟走了那么长的路,累了,天也晚了,我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开始打架了,我想拉架都没力气拉,往娘怀里一窝就睡开了。迷迷糊糊的,还能听到声音,演到最后鲤鱼精宁愿舍弃千年道行也要人间的情爱,观音菩萨替她拔去三片鱼鳞以变成凡人时,娘拍着我的脸让我看,一边说:“快看啊,拔鳞了拔鳞了!”我困得啥也顾不得,睡我的。后来娘怎么把我扛板凳一样的扛回家的我不知道,只知道第二天是在自己的被窝里醒来的。当然,在我的追问下娘也把故事的结局告诉了我。后来这部剧被改编成各种各样的版本,但是都没看过。

最后说说电影中的经典台词吧,因为在那个年代看电影是娱乐的主流,一部电影夸张点儿说一代人都看过,那会的经典电影台词有的在今天还在用。

记得那时看过不少动画片。看《神笔马良》时非常渴望能有一支马良那样的画什么就会变成真的什么的笔;看《大闹天宫》时就会想象自己能有孙大圣那样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的本事该有多好!后来看了中国第一部水墨动画片《山水情》,对古琴迷得一塌糊涂,以至于生了女儿以后让她去学古筝;看了《小蝌蚪找妈妈》以后生怕自己不是娘亲生的一个劲儿地问问问问到娘哭笑不得。也因此记住了上海动画电影制片厂,长大以后发现中国最好的动画片几乎都是出自这个厂。可惜的是如今已是难觅芳踪。

好像从电影《大腕》里李成儒那段“不求最好,但求最贵”之后,好像已无电影经典台词了。

小时候,看电影,看露天电影是孩子们的节日。

“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南征北战》。

以此为契机,广播里出现了一种叫电影录音剪辑的东西,大部分是外国电影。那时候我有一部半导体,天天听这些电影录音剪辑,有很多经典的配音片段可以说是如数家珍。比如叶塞尼亚和奥斯瓦尔多第二次见面时说:“当兵的,你不守信用!”简爱对罗切斯特说:“你以为我贫穷、低微、不美、缈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和你有一样的灵魂,一样充实的心。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可上帝没有这样安排。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如你我走过坟墓,平等地站在上帝面前。”《虎口脱险》整体的配音都棒得不得了,我已经忘了都是谁,但是那个德国的斜眼士兵用火箭炮打装着脱险了的人们的直升飞机时不幸因为眼斜而轰了自己的追击机的桥段真是让人笑破了肚皮!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闪闪的红星》。

每个看电影的日子都是快活的。孩子们用小板凳占好位置然后就去打打闹闹你追我赶地疯去了。周围还有人卖瓜子儿卖一些小吃,问爹娘要上两毛钱就能买一大包瓜子儿,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电影,简直就是人间最美好的事!

另一个地方好像是台基厂三条里,也是一个大部委的礼堂。邻居的亲戚在这个部委,有时能给我找来票,我记得在这看过香港电影《八百罗汉》,这也是上初中时看的。

从此以后我就爱上了看电影。

还有一次是在陶然亭公园电影院看过电影。电影院在公园湖面的西岸,后来改为了儿童乐园,最近歇业闲置了。那会儿看电影也是在公园售票处买票,凭电影票就能进入公园,这真是看电影逛公园两不误。

那时印度电影大行其道,我也看过很多印度电影,印象深刻的是《大篷车》,流浪的吉普赛人,莫汉,索妮,和那个脾气火爆的小辣椒妮莎,个个性格鲜明,里面的歌舞更是让我大开眼界。

奥斯瓦尔多:我已经等了三天了。

十里八村只要一有娶媳妇嫁闺女的事,大家就得打听放不放电影。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就得央着娘早点做饭,早早吃了饭就要往办喜事的村子跑,早早地过去占位置,位置不好的话是会直接影响观影效果。还有就是得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如果正好是个下雨天,电影也就随着风雨泡了汤。

“阿米尔,冲!”,这是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杨排长鼓励阿米尔追求阿依古丽的一段话。在后来成了鼓励别人的经典语言。

小时候看电影还会遇上“断片儿”的事儿,可能是那会儿用胶片的缘故吧。“断片儿”发生时观众首先会鼓掌,然后就是起哄,如果半天还弄不好,就会听到骂声。

叶塞尼亚:怎么?哦,瞧你呀,你要是这么板着脸去,连怀抱的孩子也要吓跑了,哈哈哈。

说实话,在我的记忆里,有一段电影台词让我难忘。喜欢这一段的重要原因是配音相当精彩。这就是墨西哥电影《叶塞尼亚》中,叶塞尼亚和奥斯瓦尔多一段对白。叶塞尼亚由上海电影制片厂李梓老师配音,乔榛老师为奥斯瓦尔多配音。电影《叶塞尼亚》讲的是吉普赛女郎叶塞尼亚和白人军官奥斯瓦尔多的爱情故事。其中李梓老师的配音把叶塞尼亚野性、泼辣、调皮的性格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

图片 2

这样吧,就让这段经典的台词来结束这篇文章吧,看看有谁的耳边响起李梓和乔榛老师的声音。

除了在公园里看过电影,我还在中南海里看过。小学五年级或六年级过“六一”,老师把同学分成了两组。平时表现好的同学和教算术的郑老师去中南海里的小剧场看《泉水叮咚》,平时表现一般的同学由班主任蔡老师带着去地下电影院看的电影。

加片儿过后电影正式开始,每个电影制片厂的厂标(现在叫LOGO)也是一个看点。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厂标最初是工农兵雕像,到我那时候就改成天安门城楼了。

奥斯瓦尔多:你就是捉弄人对不对,我可是不喜欢人家取笑我,现在我要教训教训你。

有时还能看见送电影片子的人,送片人开着摩托车,相当神气。摩托车的后架上担着两个大布兜子,里面放的是装有电影胶片的金属盒子。

图片 3

在电影院看电影是司空见惯的事,我还在公园里看过电影。一次是在天坛公园里看露天电影晚会。那时每周只休息一天,电影晚会则在周六晚上举行。每当有电影晚会的时候,公园就会在下午静园,晚上凭电影晚会的门票入场。

因为夏天在地下电影院看电影特别凉快,看完电影出来很难受,尤其是夏天出来时感觉热浪扑面,还有就是阳光刺眼,再有出到地面后会感觉空气中有种刺鼻的味道。

我和初中郑同学在这儿看过喜剧片《父与子》,这部电影由陈强、陈佩斯父子主演,在电影里父子俩老奎和二子儿闹出了很多笑话,看完电影笑得肚子都疼。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betway必威手机用户端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小时候看电影的那些事儿